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伏黛/小英雄

【轰出】水手服的一天



早上7:58。
绿谷出久穿着裙子拉开了教室的后门。

原本有些嗡嗡吵闹的教室霎时间寂静下来,仿佛刚才有一位静默能力的职业英雄骤然发动了个性。
八百万手里的作业本掉在了膝盖上。
拉开凳子的轰焦冻停下了动作。
上鸣电气背对着门,刚打完的响指还停留在空中,不明所以地看着同学们石化的样子,直到耳郎保持着凝视后门的姿势眼也不抬地用一边耳机戳了戳他的肩膀,示意他向后看。
上鸣加入石化小组。
饭田站了起来,伸出一只手似乎想做些什么,也僵在了原地。
峰田抱住了自己的头陷入了剧烈的思考。
咚——!
这片逐渐硬化的寂静,在丽日御茶子从椅子上冒着烟倒下去的巨响中碎裂。

早上7:59。
相泽消太拉开了教室的前门。宣布准备开始上课。
绿谷出久走回了自己的座位。视线水平。脚步僵硬。
他的裙角掠过轰焦冻还没来得及从椅子边抬回桌子上的手背。

早上8:03。
轰焦冻抬起头来。
相泽老师刚刚宣布了今天的课程安排。
轰同学决定下课后问一下八百万。
因为他什么都没听到。
好像他刚才从教室里消失,去了别的什么地方,宇宙或者深海或者毛绒玩具的内脏棉花深处。

只有手背那一小块皮肤是确实存在的。

早上8:45。
相泽消太整了整文件,走向教室前门。
在大家来得及抑制住一跃而起冲到绿谷身边的运动趋势之前,相泽老师停在了门口。
「绿谷出久,跟我过来一下。」

绿谷温顺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
经过第一排的时候被桌子腿绊了一下。
裙子有惊无险地飘忽了一小下。

全班都无声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直到他离开教室。

丽日捂住自己的嘴颤抖着转身。
蛙吹梅雨安抚地摸了摸丽日的脑袋。

切岛再也忍受不了,大喊起来:
「绿谷到底是怎么回事!」
班级里炸开了。
「谁跟他打赌了吗?是被欺负了吗?」
「爆豪,是不是你——啊啊对不起对不起不要烧我的课本!!」
「老子和那个恶心的家伙做的事才没有关系!」
「峰田你给那孩子看了什么奇怪的杂志吗?」
「这个实在不在我的涉猎范围内啊!」
「绿谷同学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有什么事情会紧急到必须穿裙…不,那可是全套水手服诶!?」
「话说回来,那个,不是很可爱吗…」
「当然可爱啊!也太可爱了吧…」
「可爱是可爱啊!丽日都昏过去了!可是问题不在这里吧?」
「绿谷同学今天难道穿着这身一路走过来吗?」
「被路人拍下来那岂不是很不妙!绿谷同学也是蛮有名的啊…」

「最有可能的解释——是中了某种个性吧。」八百万站了起来。

「我们得帮助绿谷。」饭田站了起来。

是可靠的正副班长。

早上8:52。
教职员办公室。
相泽消太听绿谷出久挠着头解释完了早上发生的一切。

(早上7:15。
摸着围巾在门口挥手和绿谷引子道别,答应会帮妈妈带酱油给后面街区搬来的新街坊。
绿谷小跑着踏在刚下过雪的街道上。
早上起来天已经晴了。准备去公园跑一圈,再去学校。冬天也不能放松锻炼。
在路过坡道时,看到两个穿初中校服的小女孩在指着雪人兴奋地笑着说着什么。
绿谷露出微微的笑容。
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儿脱下右手手套,跳起来想够到什么,在雪上滑了一下没站稳,眼看着就要摔倒,绿谷没有思考,冲上去扶住了她。
「啊,谢谢……我…我想扶正一下雪人君的鼻子……」她指了指雪人脸上有点歪掉的胡萝卜,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看着自己没戴手套的右手,突然捂住了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诶,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错啊。」绿谷红着脸,他他他刚刚碰到了女孩子的手吗天天天天天啊怎么怎么怎么办这种时候该怎么办……
「大哥哥,好可爱!」个子小点的女生拍着手跳起来。

绿谷:???
绿谷低头看了眼自己。
温度突然升高。
他穿着水手服和白色过膝袜。
绿谷出久,穿着水手服和白色过膝袜,站在雪地里,在去学校的路上。

一定出了什么问题。
必须要回家,必须把衣服换掉……
妈妈搞错了衣服,一定是这样。
不,可是妈妈有这么轻飘飘的衣服吗?
一定是早上收错衣服了。
一定是他还在做梦。
一定还没醒。

「我的个性是…碰到我的手的话会穿上裙子………」个子高一点的女孩子快急哭了,「也不一定是裙子,总之是我当时喜欢的某种衣服……啊啊啊明明平时都有好好戴着防护手套的,怎么戴了厚手套就忘记了呢……呜呜这下怎么办……又给别人添麻烦了……」
绿谷手足无措想要安慰她,但是又想不出什么话来。
女孩子的声音从捂住脸的双手中传达出来。
「你放心哦,只是看上去像穿了水手服一样,实际上你还是穿着自己的衣服的!」
绿谷摸了摸,确认他还是穿着早上出门的那件外套。
伸手也摸不到空气中飘舞的裙子。
但是随着他走动,那裙子就像真的穿在他身上一样摇晃着,和实际应该有的运动丝毫不差。
试着脱下外套,水手服没有变化。
把外套丢在地上后,外套从透明状态解除,变得可以看见了,不过好冷。
「要怎么才能消除呢……」
「我…我也不知道……一般过两三天就会好了,也…也可能一两天就好了!!给您添麻烦了,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于是绿谷出久就这么来到了学校。
雄英高中。
英雄科1-A班。
在刚晴的雪天。
穿着水手服和白色过膝袜。)

得到了相泽老师「我也帮不上忙呢不过你以后在成为职业英雄的路上会遇到各种坎坷也许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成长经历呢不要让这外表的虚像阻碍你的前进」的回复。

如果自己的个性不是One for All就好了,如果可以和谁交换个性就好了,这种事绿谷出久连一次都没想过。这个念头都不曾存在过。
但是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在走廊上其他班同学的吸气声和跑去叫其他人来围观的喧嚷中,绿谷稍微,有一点点羡慕叶隐同学的个性……

中午11:45。
之前的课间已经和大家解释了中了个性的事,同学们起立去食堂的时候,绿谷坐在座位上没有动。
「绿谷同学,我去帮你买午饭回来吧!」
丽日瞥着绿谷肩膀上面的空气丝毫不紧张地问。「你你你你想吃寿…寿寿司还…还是奶油面…面包呢?」
好样的御茶子,绿谷的处境已经够麻烦了,自己要一如往常地对待他,不能给他增加多余的负担!一…一如往常!
——可是太可爱了!也太可爱了吧!!

绿谷捏着课本声音颤抖地回了声「谢谢…饭团就可以了…」

「丽日同学你冒烟了!丽日同学!不要紧吧!丽日同学!……」

于是饭田搀着被可爱到无法行动的丽日去了食堂。

中午11:48。
教室里只剩下绿谷出久。

还有轰焦冻。

为什么轰同学没有去食堂啊!
绿谷翻了一页书。

轰同学走过来了。
绿谷拿起笔在书上画了几条歪歪扭扭的线。

光线被阴影挡住了。
绿谷若无其事地又翻了一页。书没有被撕破一个小角。他的手也没有在抖。

「绿谷,冷不冷?」

「啊哈哈哈完全不冷的别看我这样其实穿着很厚的外套呢!只是看起来穿着水手服而已,实际上是零下二度也没问题的保暖套装!」被突如其来的关心弄得慌慌张张的绿谷拼命摆手,「轰同学不去食堂吗?午餐时间要结束了……」

「没事的,我今天带了午饭。」
轰焦冻把一个包好的饭团放在桌子上。
「不介意的话可以先吃点饭团。」
是早上出门姐姐硬要他带上的。

绿谷打了个喷嚏。
抬头对上轰同学担忧的眼神。
「我只是太紧张了所以!是冷热交替的原因!真的穿了很厚的外套啦,你看!」
绿谷把左手伸出去示意轰摸摸看他外套的厚度。

轰倒退一步。

绿谷冒烟了。

切岛倒退着踮着脚远离了教室后门。
他他他看到了什么不对其实什么都没看到但是总觉得教室里刚刚的氛围没办法踏进去。
不然还是去找那谁下象棋吧。

下午13:03。
老师在教室里讲了会儿下午实战训练的场地注意事项。
轰焦冻不自觉地握着自己的手腕。
当时要是没有退一步。

下午13:20。
到达实战训练场地。
分组情况公布。轰焦冻和蛙吹梅雨一队,第一战对上了峰田和饭田。
然而A班全员都不可否认的是,今天大家全都不能完全集中精力。

在实战开始前,指导老师背对着他们咳了一下。希望大家能穿上适合战斗的衣服。
几个人噗地笑了。绿谷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上鸣回想起了刚才在更衣室里的诡异气氛。
正要一起走进更衣室的绿谷发现大家都盯着他。
切岛红着脸暖场。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害羞呢,绿谷在场的话我们换衣服什么的……」
duang。被敲了头。
这个笨蛋。气氛本来就已经很尴尬了还在明面上讲出来,微妙的平衡完全被打破了啊!
绿谷也蹭地脸上烧了起来。
「我,我先去上个厕所再过来好了!」
想象了一下绿谷穿着这身走进厕所的样子。
大家纷纷觉得要赴丽日同学的后尘了。
糟糕了啊…真可爱…

「给老子闪开!」
爆豪恶狠狠地走出门口。他已经换好了战斗服。
意外的今天一句挖苦的话都没说。
绿谷赶紧侧身让开。

饭田换好鞋子站起来,指挥大家不要聊…聊些有的没的,赶紧换好赶紧集合。

储物柜刚好在绿谷边上的两个人,小心地努力不要太关注另一边,又不能太明目张胆地回避让绿谷觉得受伤。心里叫苦不迭。
绿谷在一边小心地换衣服,然而他拿出来的装备一穿到身上就消失了,看起来就像在演空气剧。
但是弯腰的时候裙子的摆动异常真实。

今天A班男生换衣服的速度堪称奇迹。
女生们看到最后一个走出来的绿谷依然穿着轻飘飘的水手服,砰地冒起了烟。

这事儿什么时候才能算完。
绿谷努力直视前方。
心…心灵会变得更加强大吗。

下午16:40。
全部对战结束。
大家对于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个性,以及它们能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发挥用途,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实在是非常强大的个性啊,绿谷遇见的。

对自己人施加那个个性,不仅对于敌人来说是一种扰乱……可能连自己一方也会变得心神不宁乱中出错。

「作战计划我明白了,不过调换一下吧,绿谷你呆在后方。」尾白躲在柱子后面,在爆豪的愤怒搜寻中,小声对绿谷提议。
保护过度了,尾白同学。

连爆豪的轰炸在瞟见绿谷的一刻都顿了一顿。不过之后是他更加暴躁和强烈的轰炸。
是不是起到反效果了啊。

常暗出手前甚至还道了个歉。
不用道歉啊,常暗同学!请用全力攻击过来啊!……

第二战中途,八百万用胶带捆住绿谷的时候手抖啊抖的,被他趁机挣脱了。
请大家都正常一点,他不过是穿了裙子。
和白色过膝袜。
好吧算了。

仔细想来,那个个性还可以用来掩盖身上的装备,只要是“服装”类型的似乎都会被那个个性的作用掩盖掉。好有用啊。

如果能触碰到敌人。想象一下穿水手服的英雄杀手或者脑无,或者死柄木,或者普通的敌人。
双方都会产生动摇吧,大概。
前途不可限量啊,那个女生如果能成为辅助英雄的话。
(虽然其实她想成为的是服装设计师。)

下午17:20。
马上就要放学回家了。
绿谷想着啊啊啊啊干脆在学校打地铺吧。但是妈妈会担心,而且还有酱油要送给新邻居。说起来他怎么把酱油也给带来学校了啊。
今天是丽日母亲的生日,所以她小声说了对不起,先回家了。
「虽然很想陪绿谷同学回去,你一个人肯定很辛苦…但…但是我搞不好会太慌张反而引人注意的!而且是妈妈的生日还要去领蛋糕给她所以……」
绿谷安抚了着急的丽日,看着绿谷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发卡,丽日又砰地冒着烟,道别,飘飘忽忽地走出了教室。
饭田同学被叫去开会了。班长很辛苦啊。

现在班级里只剩下绿谷出久。他推开椅子站起来,到窗边望了望,现在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回去路上应该也不会遇到太多人。
轰同学的书包还没拿走。

伸手正要开门,唰地一下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绿谷出久见到了在他亲眼见到之前绝对无法想象的场景。
要是之前有谁告诉他会出现这种事,他一定会觉得那家伙中了什么强力的妄想个性,竟然会有这种念头。

轰焦冻。
穿着。
水手服。
站在走廊上。


下午17:25。
「真的很感谢你的好意!!但是拜托了请……请把它换下来!!真的!」绿谷把轰同学推进了厕所。

听着隔间里轰同学老实地把衣服换回来的声音,绿谷脸上的红色不知为什么更深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说起来,轰同学是…是从哪里搞到这套衣服的啊!为什么学校里会有……」

「是我拜托八百万做的。」

八…八百万同学真是辛苦了啊!

「八百万本来也要穿的,陪你一起走回去,但是她说太害羞了。」

「轰同学就不害羞吗!」喂!……要主动穿上那一身,感觉比自己被迫穿着还要来得可怕啊。

安静了一会儿。
「有一点。」
顿了一会儿。
「但是没关系。」

轰焦冻把换下来的衣服搭在手上,推门出来。

「绿谷一个人的话,压力太大了。所以想帮你分担一点。」
也可以说成是心灵上的锻炼。
今后执行任务的时候,要是仅仅因为被个性击中看上去像穿了水手服就无法动弹,要怎么成为最强的英雄啊。

两个男生穿着轻飘飘的裙子走在路上反而会更引人瞩目吧!各种意义上来说!

轰同学递过来一顶棒球帽。
「可以挡住你的发色。避免被认出来。」
是备用计划。

虽然绿谷这样穿真的很可爱,不过被别有用心的人看见拍下来就不好了。
会变成英雄Deku的黑历史吧。或者当成是年轻时的逸闻趣事。
至少绿谷本人是不希望留下什么记录的。

下午17:35。
和轰同学一起走在天色渐暗的回家路上。

从旁观者角度来看,背影绝对很奇怪啊我们两个!!

绿谷想起来忘记送酱油了,解释了一下,抓着轰同学的手腕跑了起来。

到了新邻居家门口,门牌上写了井上,绿谷按了门铃才想起来,自己穿成这个样子来不是很奇怪吗。会给人家留下什么奇怪的印象啊!

从被炉里爬出来的井上光跑来开门,看到门外红白发色的少年伸手递过酱油,感谢地拍手。
「是绿谷哥哥吗?妈妈说一会儿会有位哥哥来送酱油让我等着的!谢谢你啊,还有谢谢阿姨!麻烦了!」

绿谷的妈妈在买菜的时候认识了刚搬来的井上的母亲,给她推荐了特别好用的酱油。

原本躲在轰背后的绿谷听到熟悉的声音,突然探头。

「是你?」
「是早上的小哥哥!」井上光后退了两步。
她就是早上忘记戴防护手套使得绿谷中招的那个初中女生。
世界真小。

但是还是没能找到解决方法。
只能自然等待了吗…

晚上19:23。
穿着水手服泡在浴缸里的绿谷心情平静祥和。

晚上19:30。
翻开笔记的轰焦冻接到了手机震动。

晚上19:37。
在街道上跑步的饭田的脸被手机的背光照亮。

晚上19:46。
回完最后一条消息的丽日呼了一口气,给妈妈剥起了下一个橘子。

第二天。
早上7:21。
压着帽子小心避开人群来到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踏进教室的绿谷,在抬头的一刻僵在了原地。

八百万在给尾白讲题。
丽日在和蛙吹同学讨论新出的手机挂件。
饭田在挨个询问之前的表格都交了吗。
上鸣笑着拍了拍青山优雅的肩膀。

是一如往常的早晨。

除了……
几乎大半个班级的人都穿着和他一样的水手服。

「我的比你还多了一个蝴蝶结哦,你看,强吧?」切岛努力转过去向上鸣展示自己衣服背后,看到了呆在门口的绿谷,突然戳了戳大家。

「绿谷你来啦!那个初中女生真的超厉害!」
「每个人的衣服都有点不一样诶!也很合身!」
「但果然还是绿谷的最可爱!」
「不如来拍个合照吧!」
「我才不要,喂你刚才拍了吧,手机交出来?」

即使今天训练的时候A班全体被老师批了一通。
「不会影响战斗攻击的啦,老师,这都是虚像!」
「知道了不要掀裙子给我看!」
即使放学回家路上被路人咔擦咔擦拍了些照片。因为今天有跑操训练所以天色很暗了,看不太清楚。
「是中了个性啦!!」切岛挥着拳头冲街对面咆哮。

(大家起了个大早去拜托井上家那个孩子,每人和她握了一下手。
丽日和八百万对视了一下,一切顺利真是太好了。)

站在门口的绿谷有一点想哭。
被相泽消太按着脑袋赶进了教室。
「是我跟不上时代了吗,今天是什么变装节日……」
相泽老师好像笑了一下,这一定是大家的错觉。




早上7:59。
轰焦冻皱了皱眉。
今天绿谷的裙子好像短了一点。








Fin.








——————————————————
我在写什么东西。


A班的大家怎么都那么好!!

小英雄真是太棒了!

评论(59)

热度(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