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伏黛/小英雄

【轰出】甜筒、杯子、果汁和雪花


「吃甜筒吗。」
洗完澡擦着头发的绿谷出久坐回床上,看了眼屏幕亮着的手机。
是轰同学的短消息。
现在时间是21:32。
去哪里吃甜筒啊……
绿谷拿起手机,倒在床上,敲起字来。
「诶?附近有卖甜筒的吗?」
发送。小火箭“咻——”的声音。
提示显示对方已读。

啊,绿谷把手机放在胸口仰面躺着。
黑暗的卧室里,只有手机屏幕没有被完全压住的微光。
他把手抬起来挡住眼睛。

自己是一个杯子。
很长的时间他都抛不开这个比喻。
要锻炼,不能脆弱,要变得坚强,要足以承受自己将要担起的责任。要比别人付出更多倍的努力。
白天锻炼学习、拼命努力。
晚上,闭上眼睛,努力睡着。
睡眠是一件需要努力去做的事情。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这样。不睡的话就没有足够的精力继续努力。可因为这种理由去睡,是不正常的。
他隐约知道自己的节奏出了问题。那是在长跑中加速的选手突然意识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时一样的感受。
迈开步子,大步飞跃,周围的人为之动容喝彩。
只有自己知道腿在发抖,还在前进是靠着惯性,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这样下去再来几步就会跌倒,以这个速度跌倒的话…
深呼吸。闭上眼睛让黑暗包围自己。
黑暗是安全的。连自己也看不到自己。
绊倒了也没有办法,因为看不到啊。
自己很努力了,可是看不到也没有办法啊。
这一点让他安心。
这份安心让他觉得痛苦。
黑暗中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
鲷鱼烧。
微波炉里没有爆炸的鸡蛋。
杯子。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感觉稍微起了变化。
现在的他。现在的他是什么样子。
一杯刚倒进热水的冲调果汁,粉末还没有溶解开来,固体的橙色在暖流中不断晕染扩散,安定地、不可抗拒地向周围流动。中心是什么。边缘是什么。
这是什么。
他是什么。

手机震动,暗淡下去的屏幕又亮了起来。

杯子被晃动了一下。

绿谷拿起手机。

「我买到了。现在在楼下。」

绿谷跳了起来,手机脱手,砸中了左眼上方。啊啊啊,好痛。
他换好衣服抓起外套,打开了宿舍的门。
风雪涌了进来。

细小的雪末扑在脸上。
安全的黑暗被这份绒绒的冰凉扑散。
绿谷把身子探过栏杆,看到了下面站着的红白发色的少年。
雪末在他的头发上积起来了,现在望下去是白色居多。
用个性融掉发上和肩膀上的雪的话,会像下雨一样吧。再升温就可以蒸发掉了。这样的话现在的轰君脚下就是一滩水了吧。不,考虑到个性的发挥,也可能是干燥的地面。
但是没有。

轰站在雪地里,握着两个甜筒。
系着自己圣诞节送他的红白相间的围巾。围巾上也结了一小层雪霜。
没有抬头,似乎没有看到绿谷。
轰有些手足无措,看起来想要保护两个甜筒不要被雪淋到。又怕它们太快化掉。
绿谷在走廊上望着楼下。

明明在战斗的时候那么果断,判断力和观察力几乎碾压同龄人。
多少次。自己或是其他人。
被蜂涌而来的冰锥逼到死角,稍微动一下脖子就会被划伤。被爆裂的火焰的温度远距离灼伤,在进攻时难以选择方向。
那时候轰站在远远的地方。
看不清他的神情。

他也见过面对敌人的轰同学。
用冰封锁住敌人以后,踏着长长的冰道走上前去询问同伴的逃向以及暴动的目的,俯视的神情冷淡得让人瑟缩。


这种时候却意外的无措。
轰君他啊。

正想要开口对轰君打个招呼。
突然看到下面的轰有了动作。
把右手的甜筒交给左手一起拿着,伸出右手,地上唰地升起了一个冰窟。
把甜筒拿回右手,然后双手伸进冰窟。
遮雪、保温,一举二得。
做完这些的轰同学神情严肃。
就好像把全班的作业整理好递给相泽老师一样。
保持着双手平举的姿势,抬头对上了绿谷的视线。

绿谷匆忙招了招手,没敢看轰君的表情,跑下了楼梯。

跑着跑着,绿谷的嘴角扬了起来。
不行,他不能笑,不然轰君一会儿看见了就要问。
「在笑什么?」
要是看到轰君一脸严肃地保持着那个双手平举的姿势,并且一脸严肃地问自己的话,自己一定会忍不住笑倒在地上。

那样会把大家吵到的,然后会有人出门查看。
毕竟还没有告诉大家他们俩的事。
不过这个,顺其自然就好。

绿谷跑下楼道,一圈又一圈。
轰可以看到他柔软的绿色头发蓬松地地在每一个楼道转角一跃一跃地闪现。
就这样靠近自己。

还没有调整好自己的步伐,但是已经可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朝雪中的轰君小跑过去的绿谷,按着自己的胸口。
有力的、稳定的心跳声。
杯子、鲷鱼烧、鸡蛋,怎样都好。
他曾经畏惧自己在这份情感的影响下迷失方向。虽然这温度将他从黑暗中拉扯出来,但是那杯还没有完全化开的果汁太过温暖和美好,他怕自己做久了这个,就变不回原来的杯子了。

绿谷出久是个大傻瓜。
他想。
我都浪费了多少时间。

要成为像欧陆迈特一样的英雄,能带着笑容去帮助别人的最强的英雄。
仅仅满足于做一个杯子,怎么够呢。
他要成为的是最强的英雄啊。

和轰君一起。

从来就不是彼此的阻碍,而是前进的同伴和动力啊。

是在自己突然失去了控制的时候,稳定地跑到自己身边,带着自己一起恢复,一起向着更远的地方迈进的同伴。
而且不止于此。
远不止于此。

他觉得自己应该再回复一次轰君的告白。
更正式,更认真地。

绿谷在朝他跑来这件事,这让轰非常安心。如果时间停在这里就好了,但是……还想更近。
绿谷跑到了他面前。
轰焦冻把左手的甜筒递给他,没有收回手,抬高后轻轻揉了揉绿谷的头发。
还没干的水气夹杂着雪花蒸发,变回了蓬蓬的温暖柔软的样子。
隔着一段距离。
因为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亲昵的举动太过唐突。
自己知道自己把握不好度。


「在笑什么?」
轰问。




绿谷扑上去,抱住了他。





啊啊,甜筒还是淋上了雪花。







Fin.





—————————————————

*在前进道路上遇到迷茫的出久
*刚刚告白完毕的轰

我在写什么啊x2

一开始只是想写轰双手平举拿着甜筒在冰窟边上等人的样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