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伏黛/小英雄

【轰出】就这么喜欢绿谷喵吗

「你给我说清楚!」绿谷砰地一下把对方推到墙上,「这都什么…鬼……」
他咬牙,努力憋住即将溢出齿缝的语句,然而有什么来自舌头后面的动力把剩下的话推出了口。
「…鬼……个性…………喵……」

哐啷当。

切岛站在巷子口,手里原本要拎去救火的水桶倒在地上。

「敌人吗?」他一跃跳到绿谷身边,警惕地上下打量被按在墙上的中年人。
看起来只是个普通路过的上班族啊。还有……绿谷好像有什么不对劲。
一向待人和善的绿谷怎么会动不动把不认识的人按在墙上……
而且切岛确定自己在那声压低的咆哮里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不过,绿谷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理由。切岛硬化了双臂对着中年人摆出战斗的架势。

在切岛这一阵想东想西的时候,绿谷继续咬牙。
看到中年人抬眼望向切岛,为了防止他故技重施,绿谷当即抬手,在他后脑勺敲了一下,让他晕了过去。
「纵火犯抓到了……把他绑……绑起来……」

绿谷看起来好像要吐了,松开那个人以后捂着嘴对切岛点了点头就发动OFA,离开…不,几乎是逃离了巷子。

火势已经控制住了,大家已经把受困的民众救出来了,不用这么着急……
切岛话还没来得及说,就看着绿谷消失在了巷子口。
好像还有点跌跌撞撞。

之后切岛收到了短信。
「请替我向八百万道歉,今晚的学习会我有事去不了了……对不起。之后我会当面到签」
还打错了两个字。真的是什么紧急的情况吧。
不要又中了什么奇怪的个性啊绿谷……回想起之前的某个事件,抖了抖。
切岛挠了挠头,和警方打了个招呼,拎起买的果汁和零食,向八百万家走去。



公园的角落。
啊啊已经很晚了。
绿谷蜷在沙坑边上的树下。
忍住想要伸懒腰的冲动和发痒的嗓子。
和妈妈发消息说要借住在同学家一晚。
哈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口袋。

中了不太妙的个性啊。

和大家一起去八百万家的路上,遇到了发生火灾的居民区。
跑去打水的时候,经过巷子的时候看见这个鬼鬼祟祟的中年男子,抱着头呢喃着“不是我做的不是我做的”靠着墙滑下。
随便问了一下他就全说了。因为积攒的怨恨为了报复上司什么的,在他家后院放了把火,没想到火势这么猛烈,整条街道都烧起来了。害怕地逃到这里。
绿谷请他跟自己去自首,之前还唯唯诺诺的男子突然情绪失控,抓住绿谷的肩头和他对视。
意识到不妙却没来得及躲开。

绿谷松开他,后退了几步。
「我的个性是…是……嘿嘿……」男子精神状态非常不稳定,原本想要逃跑的他看到绿谷这么快放手了还难受得地捂住脖子靠在墙上,停在原地笑了起来。
听他说他的个性是让人猫化。怎么说呢,并不会长出猫耳或者猫尾巴那样,不是那么方便(?)的个性。
有意的对视触发。中招的人晚上会变成猫,白天则是维持保持猫的某些特性的人形,要说最明显的特性就是保持人形说话时难以压制的喵的音节了。借由某种契机可以进行转化,不过不稳定。
因为某次酒会的时候喝醉了不小心对上司用了个性,导致上司出了洋相,酒会也搞得一团糟,虽然最后事情没有闹大,但这两年对方一直在公司明里暗里打压针对他,已经受不了了。
但是再用个性报复的话同事一看就知道是他干的好事。滥用个性,这是可以立案调查的严重罪行。所以又喝醉了的他今天晕乎乎来到这个街区,突然想放火把上司经常在公司里吹嘘的后院草地烧糊,在他捂着嘴笑着看着烟起来的时候,听到了小孩子的哭声。
啊,上司的孩子……在后院里啊。他僵在原地,又想冲回去,又害怕得发抖。接着火势越来越大。
一群路过的年轻人丢下购物的袋子跑去救火,不一会儿一个女生像蛙一样卷着昏过去的小孩离开火场,更多的路人加入救火,联络消防队……
他松了口气,逃到巷子里,瘫坐在地上。
然后被这个少年发现了。
本来是想去自首的,但是越向这个少年阐述自己的所作所为越觉得害怕了,忍不住想要逃走,就对他使用了个性。

公园。树下。
绿谷发现自己嗓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这下好了,今晚怎么办呢。
不能跟别人提起自己中了个性的事,不然会传染给那个人,而且自己中招的时间也会延长。真是麻烦啊这个个性。听着那个男子解说,绿谷当时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很快就要期中考试了,这个样子考试不行。完全集中不了注意力。刚才坐在草丛边上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扑小飞虫玩了不知道多久。才换个地方坐的。
绝对不行。
所以不能回家。如果表现出奇怪的症状,妈妈一定会问起来,如果自己说出口……不不不不行。但是如果不说,妈妈一定会很着急又伤心。所以还是瞒着她好了。就说住在同学家好了。
去欧鲁迈特那里?万一传染给他怎么办,他明天还要上课呢,还有新闻采访,绝对不行。
相泽老师出差了,明天中午才能回来。这种时候打扰他不好。
有没有能拜托的同学呢…绿谷掏出手机通讯录翻了起来。
可是万一传染给大家怎么办。可恶,想不到解决办法。


「绿谷?」

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不是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绿谷僵硬地抬头。
看到了从树上跳下来的轰焦冻。

「……喵。」

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可能这就是社会性死亡吧。
为什么偏偏是轰同学为什么偏偏是轰同学。
为什么一句话要重复这么多遍啊啊啊啊啊啊啊猫就是这样思考的吗猫平时就是这样思考的吗想不到意外的吐槽风啊喵。
喵你个大头鬼啊在脑子里就不要带上喵了啊。喵的。
…………
好,绿谷出久拒绝在脑子里和自己对谈。
谈话切断。

轰焦冻跳下树。
他来帮这附近的小男孩找踢丢了的皮球,答应明天在这里碰头还给他,才让那孩子听话地擦着眼泪回家。
轰想着皮球会不会在草丛里,所以到树上视野高的地方观察。

然后就看到绿谷跌跌撞撞地来到这里。
行为举动都有些奇怪。
观望了一下,因为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可以插手的事。

虽然很想插手。

直到看见绿谷坐着好一阵子,对着通讯录划来划去叹着气,陷入苦恼的样子。
轰焦冻跳下树来。
绿谷需要帮助。

他努力忽略那个觉得“太好了”的自己。

真糟糕。


听到绿谷抬头望向他时发出的音节,轰焦冻刹住了脚步。

绿谷茫然地仰着脸,看着近处的人,突然跳了一下,弓起了背,呲着牙发出低沉的咆哮。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突然脸涨得通红。

噗哇——

秋天的某一日,傍晚17:56。
轰焦冻眼看着同班同学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只猫。





所以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绿谷(猫)缩在墙角。
为什么他会在轰的家里!
为什么他会在轰的房间!
为什么轰会在浴室洗澡!
………………
为什么他是一只猫!

浴室里传来的水声停了。
过了一会儿,听到门开的声音,绿谷(猫)扭头对着墙角,完全不敢回头。
「对不起,绿谷,久等了。」

我没有在等啦!!

「绿谷?唔……你……要洗澡吗?」

我不想!!完全不想洗!!猫的形态最讨厌洗澡了啊!!

为什么我这么暴躁……是个性的影响吗……


没有得到回音,轰有些难办地站在原地。

「喵!喵……喵喵喵!喵!」
(你先把衣服穿好啊轰同学。)
只围着浴巾的话……有点尴尬啊。
墙角的猫挥着爪子。

「喔。对不起,我忘记了这件事。」
身后传来衣料摩擦的声音。

你为什么能听懂啊!!
轰的姐姐明明就听不懂,在轰抱着猫进门的时候只是感叹了“好可爱啊!”。
绿谷茫然。
是因为轰看到了他变成猫的一幕吗……?他听说过某些变形相关的个性会有这种附带的能力。原来对别人使用的个性也可以啊喵……

在玄关,轰姐姐伸手要摸的时候,绿谷紧张地闭上了眼睛四肢僵硬。
轰退后了一步。
带着绿谷躲开了。
姐姐眯起眼睛。

说起来一路上被轰抱着的时候感觉感觉像窝在非常安全温暖的地方。
自己呼哇呼哇迷迷糊糊的感觉脑袋里都是蒲公英。
一清醒过来就到了轰家了。
瞬间清醒。
还没来得及逃走就看到了玄关的轰的姐姐。
绿谷(猫)缩起脑袋,往轰的手臂里钻了钻。
怂。

墙角好冷。啊,被轰君抱着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想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定是个性的缘故。
绿谷(猫)冷静地端坐在角落。

突然身子一轻。

被捞起来了喵!!
他奋力挣扎。然后又软化。
放轻松。是轰君。放轻松。不是敌人。放…………

能轻松才有鬼啊!!

轰把手里一会儿挣扎一会儿瘫软一会儿挣扎地循环的绿谷(猫)放到了桌上。

好像绿谷变成猫以后,情绪的表达更加直率了。
抱着绿谷(猫)的轰想。
有点,想去蹭一蹭猫的脑袋。
他垂下目光,望着下方微微翕动的耳朵。

是灰色带着些黯淡的绿意的毛色。
像绿谷的头发一样柔软吗。
轰不知道。他没有碰到过绿谷的头发。

绿谷小小的身子的热度透过薄薄的皮肤和绒绒的猫毛传到指尖和掌心。

啊。是绿谷。
即使没有看见那变身的一幕,轰觉得自己也能认出来。
因为是绿谷。

绿谷(猫)端坐在桌上。
轰正坐在他面前。

对视。
长久地对视。


绿谷忍不住抬起前爪挠了挠脸。
轰:…………

「已经和阿姨发过短信了,说我们一起复习考试。你借住一晚。」
轰把绿谷的手机拿出来,放在桌上,推过去。
绿谷(猫)抬起前爪,啪地按住了旋转的手机屏幕。按了两次才停下来。

绿谷再次庆幸这个个性是可以把衣服和人一起变身的。
手机是从口袋里滑出掉在地上才会在轰手里的。
不然。
要是让轰把没能和自己一块儿变身的外套、衣服、裤子、………挨个捡起来认真叠好后和自己一起抱回家。(轰不是那种会随便团一团了事的人啊!)
绿谷可能会咬舌自尽。
猫能不能咬舌自尽暂且不提,他是有这个决心的喵。
绝对。

猫是不是很喜欢说绝对这个词啊。

绿谷(猫)歪了歪头望着对面。
是穿着睡衣的轰君。
白底蓝色格子。棉质。

原来轰君也有睡衣啊…好奇怪。因为看到的总是穿制服、战斗服的轰君。
好像他生来就是那个样子。强大,果断,抬起手来召唤火和冰时面无表情。
只有在战斗时被逼到一定地步才能看到一些松动。那个时候轰终于能不看着别的任何地方,只看着自己。
你的对手是我。

说起来除了坐着等这个效果消失以外,就没有恢复的办法了吗。

绿谷(猫)打了个喷嚏。
猫形态打喷嚏的感觉特别古怪。
就好像……低头吃面却吃到了棉花。

穿着睡衣的轰一直望着他。
没有吹干的头发有一点翘起。

轰伸出手忍不住想摸一摸绿谷(猫)的头。
绿谷(猫)伸出爪子忍不住想把那缕翘起来的红发拨弄下去。
在空中碰到了。

两人都移开了目光。

绿谷(猫)先忍不住。弓起身子,蹿到轰的肩膀上,因为猫的本性影响忍不住去扑那撮翘起来的头发。

好在意啊喵。

轰突然感到肩膀一沉。
脖子上有点痒痒的,绿谷半搭着他的脑袋半站起来去捞那缕头发,腿上细软的猫毛蹭得他痒痒的有点想笑。
所以轰就笑了出来。

绿谷(猫)啪嗒一下,双爪合十拍到了那缕让他在意得不得了的头发,正在得意地犹豫该怎么办的时候,听到轰的笑声,重心一个不稳,跌落下去。
砸在了轰的膝盖上。
没有滚下去,因为轰即使用手托住了。

好软。
好轻。
轰帮绿谷站稳了身子。
然后忍不住,试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好舒服!
绿谷(猫)顺着手的方向蹭了蹭。

轰的手停在半空。

好舒服,还想要。
绿谷(猫)伸长脖子,用脑袋去顶那只手。蹭着。
再来,再来一次。

这是明天绿谷变回来以后将要后悔不已的动作。
绝对。

被轰揉着脑袋,轻轻捏了几下后颈,从脖颈到尾端呼哇呼哇摸了一通。
绿谷(猫)发出了“喵~”“喵~”的幸福的软软的声音,在轰膝盖上翻了个身露出肚子。
轰伸手揉了揉。软软的,烫烫的。
是绿谷。


绿谷(猫)好像躺在什么海绵蛋糕的城堡里。
到处都温暖又柔软。饿了就咬一口。
安心。温柔。

他在这里挠一下,那里扒拉一下,开心地跳来跳去。发现可以顺着海绵蛋糕的山崖一直往上爬。他跳啊爬啊,爬到了出口。

努力往上瞧。

看到了轰焦冻低头的神情。
那是极为放松、极为坦率的喜欢和想要保护的感情。
想要对他好。
想要给他所有他想要的东西。
想要给他所有自己有的东西。

你也想抢我的蛋糕吗喵。
绿谷(猫)挑衅地嗷了一声。仰起脸。

轰伸手,试着挠了挠他的脖子。
绿谷(猫)忍不住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呼噜呼噜。
那,那就分你一点好了。

噗哇——

晚上21:43。
轰焦冻眼看着同班同学从猫变回人形啪地掉在自己身上。

绿谷马上跳起来,但是没能适应好原来的身体,没有猫那样的灵活柔软,脚一扭,又咚地倒下。

轰刚要坐起来,又被砸了下去。
但是他这次来得及反应,小心地护住了绿谷的脑袋。

所以绿谷的头就结结实实砸在了轰的手心里。
轰的手砸到了地板。

轰仰面躺在地上。
趴在胸口的重量,温度,和手掌的感觉。
刚变形回来微烫的体温,软软的头发。
是绿谷。

还好穿着衣服还好穿着衣服。
绿谷的第一反应。
还是猫的时候的记忆正在录入他的大脑。
所以直到他站起来朝轰伸出手拉他起来,才想起来自己是猫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好了他冷静了。



不,他没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五分钟后。


轰焦冻正坐着。
绿谷在他对面正坐着。

两人没有视线接触。

准确来说,是轰一直凝视着绿谷,而绿谷望着轰左手边地面上的木头纹路。

「那…那个……」绿谷视线飘忽地开口,「轰君…还真是喜欢猫啊……哈哈哈…哈哈………」

轰焦冻望着绿谷。
「嗯。」
这么回应。

如果你想要我这么说的话。

「总之,现在说应该没事了,我是被……」绿谷开始跟轰解释中了个性的事情。

轰点头听着。

就像普通的同班同学一样,交流着周末见闻一样。
就像没有在对方膝盖上打过滚、没有从对方的后颈抚摸到尾椎骨、没有揉过对方的肚子、没有碰过对方下巴和脖子的同班同学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绿谷对自己说要冷静。

「就是这样了喵。」

…………咦为什么,为什么自己还会……是后遗症吗?还没解除吗?
那被自己告知了一切的轰君不会也中招吧?

「轰君你还好吗?有没有身体发热,喉咙发痒喵?」
拼命回忆着自己变身前的感受的绿谷,抓起了轰的手,用手背去试了试轰的额头,查看他的体温。

不要啊不要把轰君拖下水啊期中考试仅在眼前不能再连累别人了……
咦,手被轰君抓住了。

「没有发热。」轰坦白地说着谎,「不要担心。」

手马上被松开了。
绿谷低下头呼了口气。
轰握过的地方地方烫烫的。既然轰君说没有发热…那…那一定是心理作用。
为什么手腕上那块皮肤的存在感突然那么强烈啊喵!!
为什么我还在喵啊!!
绿谷今天第二次拒绝和自己对话。

「睡觉吧。」轰说。

「哦,好啊喵。」绿谷说。

两个人都没有动。
绿谷突然后悔自己变了回来。
一人一猫睡在床上还好。
两个人……………
虽然轰君的床很大,但是这不是问题的重点。
这根本不是重点!!

话说起来普通的同班同学借住一晚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为什么他们两个现在都冷静不下来啊。

变形的契机是什么…
契机是什么,开关是什么。
是……挠了下巴那里吗。

「………轰君,我觉得我可能还没有解除那个…个性……喵。」绿谷差点咬了舌头,「可能刚刚那个是契机……不如我们…再试一次喵……」

轰点点头。

绿谷点点头。

两个人都没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是猫的时候做这个就很正常但是变回人了就很奇怪啊。

自己即将和轰君变成呼噜过下巴的同班同学啊。

轰走近一步。
绿谷缩起脖子。

轰抬起一只手。
绿谷大义凛然地,亮出脖子。

轰……没有够到,又走近一步。
绿谷脖子上觉得凉凉的。

两人之间隔着一臂的距离。
轰伸出手指,戳了一下。

绿谷正要吐槽不是这样啦不如咱们一鼓作气直接——轰侧过手掌,在绿谷的颈边轻轻挠了挠。

噗哇——

在绿谷来得及涨红脸之前,他又变回了猫。

绿谷(猫)在落到地上之前,被轰接到了怀里。

「绿谷,怎么办,要再变回来吗?」
轰抬起手。
绿谷(猫)伸出爪子挡住。

不了……暂且就先这样吧……

看来真的要一天才能恢复。
那明天早上变回来就尽量不讲话好了。
睡觉的时候还是这样比较踏实。

自己搞不好……对轰君……
这种情况下如果……

不行不行他还没有理清楚,这种事等考试过去再说!现在,现在先睡觉吧。

于是轰小心地把绿谷放在枕头上,给他盖好被子。自己躺到了床的另一边。

有点冷。
可以感受到身边的热源。

绿谷(猫)觉得猫的性格又要占上风了……
但是似乎……呼哇……也没什么不好……

感受到手边毛绒绒的温热的一团。
隔着睡衣穿过来的,小心的动作。
轰翻了个身,用左手臂把绿谷(猫)圈在怀里。

睡吧。

喵。



总之这天早上当绿谷以人形从轰的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他的表情十分冷静。

他的心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喵的






第二天到了教室。

绿谷一直没有开口说话。
绿谷从早上踏进教室开始已经6个小时没有说过话了。
不管是谁跟他搭话,他都微笑着聆听然后指指自己的喉咙摇摇头。

开玩笑,要是说话的话不就会有奇怪的尾音了吗,解释起来太麻烦了,反正时效快过去了再坚持一下午就能跟大家解释清楚了!………要忍住喵!………

绿谷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想最近发生的事情都只有那场火灾和突然翘掉八百万家的学习会………

在丽日和饭田第四十三次拍桌子搜寻切岛要他复述那天的情景时,相泽老师走了进来,问绿谷什么时候有时间,欧鲁迈特叫他过去一趟有急事。

听到欧鲁迈特的急事,绿谷突然站了起来。
「老师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

上鸣(坐在桌子上回头问常暗):为什么绿谷突然露出了便秘的表情?

轰焦冻站了起来。
饭田拉了拉丽日的袖子,回头看着相泽老师和绿谷。
蛙吹梅雨停下了擦黑板的动作转身看着这边。
爆豪翻了个白眼把圆珠笔恶狠狠戳在了桌子上。
八百万填完最后一个表格抬起头来。
常暗把上鸣挡住视线的脑袋轻轻推开了一点。

「……喵。」绿谷把手举到脸颊两边,握拳,挥了一下。

轰抬手扶住了额头。





哐啷当。

提着水桶正要从后门进来的切岛松开了手。





然后是丽日冒着烟咚地倒在地上的声音。





维持着两手在脸边上的绿谷低头努力不去想象相泽老师的表情。





今天A班又度过了平静祥和的一天。








Fin.




———————————————
设定那个变形的个性是——默认晚上是猫白天是人,但是可以通过呼噜下巴切换形态。不过在错误的时间强行切换的形态其实维持不了多久,很快会变回去的。
大概持续一天。

中招的人说出去的话会传染给听话者!
轰君已经猜出来了所以告诉他也不会传染给他。
嘛也不保证轰君不会突然“喵”一下。
(啊我死了

依然是安定的轰
安定的有点暴躁的绿谷(x


我在写什么啊x3


吸,吸绿谷,今天的我也绿谷不足!!


评论(5)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