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伏黛/小英雄

【轰出】双向失恋

*想写失恋。想写男孩子们闹别扭。想写笨蛋恋爱物语。想写双向暗恋。想写双向失恋。(情人节啊犯什么毛病
*绿谷小朋友陷入了多重死胡同。牛角尖ing。
*这个时空的轰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直到三年级都没有跟对方告白!你们两位小朋友拖了其他时空大部队的后腿!(不是


1
“最后还有一件事想问……那你有喜欢的女生吗?有那样的人吗?”
女孩子捏着练习簿,忍着眼泪最后笑着问。
“没有。我没有。”楼梯转角阴影里那个人平淡地回答说。

2
是这样啊。
拼命眨着眼睛,双腿不能软下来啊,不能再麻烦那个人了,女孩子转身尽量快地跑下楼去。离开了她告白失败后,可能也不会再来的这个楼层。
不会在早课前偷偷抱着替某一科课代表收起的本子用超近路的借口经过某个班级的门口,准备好并不会有人问的充分理由,只为了假装看一眼窗户上自己的头发有没有乱掉——就这一眼,望一眼坐在教室背后双手交叉闭目养神的那个人。
不会在午餐的时候胆战心惊地清点每张桌子的人数和人流的方向,确保自己能坐在离他近,而又不是那么近的位置。
不会在他们有训练的时候与背着受伤的同学的他擦肩而过的时候,因为自己的犹豫而没能搭上话帮上忙,整个礼拜都埋在又难过又宽慰的复杂心情里。
给暗恋画上句号的最好方式,她顽固地觉得就是这样了。
再不说出口的话,他就要毕业了。
所以,清晨,抱着空白的不知道要拿来当什么幌子的练习簿,跑上因为想象了太多次而比起自己班级所在的楼层更为熟悉的楼层,堵住那个绝对会在这个时候经过楼梯口的人。
比平时也就稍微整齐一点的头发,忘在床头的决胜发带,不是最好的自己。
但是和以前那么多次那么多次小心打扮过万无一失却事到临头刹车的自己不一样,是迈出了最后一步的自己。
伸出手,发出声。
告白,然后意料之中地被拒绝。
当然啦,毕竟告白之前对方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太好了。
被那个人确实地看着,和他对话,传达了想传达的东西,接受他的歉意,害羞地摆手倒退,并且最后也没有哭出来,完好地从他面前消失了。
大成功。耶。
她跑到花园,蹲在草丛背后,听着第一节课的铃声响起。
翘课了,真酷。一会儿就说生理期并且在楼梯上跌倒了吧。最好真的跌倒一下,就不算说谎了。耶。今天脑子也转得非常快呢。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啊。
眼泪掉在叶子上。
不知道植物喝盐水会不会不好。
打扰你光合作用了对不起。
真的对不起。


3
“…还有一件事……有喜欢的……?有那样的人吗?”
“没有。我没有。”
是这样啊。
绿谷出久握紧了拳头,两次呼吸之后又松开了,他眨了眨眼睛,转身走回了教室坐下。
在上课铃响的前一分钟,轰拉开了教室的后门走了进来,回到自己的座位。
绿谷没有回头。
不小心撞见了同学被告白的现场让绿谷觉得很不好意思。
以及他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一直循环播放着轰那句清朗平静的“没有”。
这股奇怪的感觉在他身体里穿梭来回,就像被召唤的魂灵翻身归来,盘旋在符咒旁权衡着要不要响应这不明不白的呼唤。
胸腔里某个部位有一种被硬硬的东西碾了一下的钝痛。有时候是轻轻地拧——就像你想要得到一块湿润的毛巾时会做的那样。痛,要说那是什么感觉,是有点痛的,但是只是物理上的,不知为何他并不难过,是的,并没有悲伤的感觉。一定是旧伤牵动的,没有道理悲伤的情绪会引发心脏或者肺部部位的工作不协调,这一切应该只发生在脑子里。
如果我真的悲伤,应该头痛才对。绿谷坚定地认为。
而且我有什么好悲伤的。失恋的又不是我啦,真奇怪。

“小久……怎么了?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务室?”坐在右边的御茶子轻轻问道。
绿谷想笑着回答没事啊。但是牵动嘴角的时候发现脸上有什么干涩的感觉。
课本上已经有三个湿润的圆形了。
于是他把本来都要来到嘴边的笑容化成了一个鬼脸:“昨天训练撞到墙的伤口突然好疼啊。嘶——我一会儿得去找Lady看看了…”
御茶子像是被说服了转过脸去。
可是小久,从一年级起就没有再因为受伤掉过眼泪了。
小久的眼泪忍不住掉出来的时候,就那么几次了。大都是为了别人。要是自己能更快反应过来就不会有人牺牲,要是自己能再机灵一点就不会害别人受伤。在意的都是这样的事。想要变强。在上学期那次大爆炸事件站在燃烧的废墟边上,大家望着拉起的隔离线听着职业英雄关于内部已无生命迹象的报告,浑身是灰和铁屑的御茶子把最后一个落单的小孩子送上了急救车,转身看到的是大家沉默的背影,和人群边缘绿谷出久攥紧的拳头。他脸上的灰有一道淡淡的痕迹。是刚才抱出来的小女孩伸手擦掉的、他的眼泪。
想要变强。一班的大家,都这么想。

但是这次小久的眼泪,好像不一样。有哪里不一样。不是生理盐水,也不是愧疚和自责。
御茶子觉得这是好事,但又觉得难过。
小久掉眼泪,让她也跟着难过。
小久掉眼泪,让她想起了最初相遇的时候鲜活的、泪腺发达又坚强到耀眼的小久,让她有些开心。
现在的小久总是低着头拼命努力,和人接触的时候绽放出灿烂的让人安心的笑容,熟练地把伤口藏在身后。治疗人员清理伤口时触碰到他的痛处,抽动一下脸颊,小久会在被察觉之前就舒展眉头笑起来,安慰对方自己没事,讲上一两个冷笑话什么的。
像是竭力想要打水浇灌干旱的大地而没有发现自己的嘴唇已经干裂的,停不下来的陀螺。
什么样的小久都还是小久,都是她想要追随的背影。想要追上去,和小久,和大家并肩同行。
小久掉眼泪,好像和她无关,这应该让她欣慰。
小久掉眼泪,好像和她无关,这也让她有些难过。
但是小久啊……握着拳头的时候露出的笑容再灿烂和真诚,看得到的人还是会觉得难过。
英雄不保护好自己的话,就是在伤害所有在乎他的人。
英雄以伤害自己的方式去拯救在乎自己的人的话,只会给对方带来更大的痛苦。
看到你为了自己的事难过,这真让人高兴。


4
轰焦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比如在四人一起去食堂的路上,绿谷系好鞋带后,安静地走到了另一边。以往都是站在轰身边的他,看起来像是为了给搬着作业本的隔壁班长让道,起身后站到了饭田的左边,并且似乎并不打算恢复日常的站位。
察觉到气氛有些怪异的饭田和丽日更加用力地聊起天来,试图让二人加入话题。
“这礼拜食堂的咖喱饭里加了菠萝哦!你们不会想尝试的!”丽日双手合十。
“这么说只会让人更想去打一份好吗!”饭田抡起袖子,“尝试新的菜色也能带来心灵上的突破也说不定。我最近在尝试想一个新的必杀技,需要摄取灵感才行。”
“菠萝式喷气推进听起来不是很妙…”绿谷皱了皱鼻子,“现实一点考虑,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开发菠萝猪排饭。”
“至少不会有菠萝荞麦面的啦!轰同学safe!”听到绿谷回应而松了口气的丽日转头笑眯眯地望着……面无表情的轰。
轰焦冻拒绝了您发起的群组对话邀请。
丽日抿了抿唇。好吧好吧,那就等买好饭坐下来再想办法。

5
坐在了离轰君最远的斜对角的位置,绿谷安心地松了口气。
暂时不知道怎么面对轰君。
现在静下心来思考这一切,就越觉得好笑。
是什么给了他轰君喜欢自己的错觉。
一年级的体育祭自己的相救吗。无数次并肩作战里培养出来的默契吗。周末的时候窝在沙发上一起看电影的时候睡着的一方靠在另一方肩膀上的重量吗。午间醒来时轰君盖在自己身上的外套吗。换完衣服走向体育场的时候和已经在做准备动作的对方对上视线时的温柔吗。会在一起点了奇怪的套餐之后,从对方的餐盘里挑出对方讨厌的菜的自然吗。
所有这些在他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精疲力尽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时会在眼睑下循环播放起来的、让他微微笑起来的画面。
在那声平静的“没有”之下,用一种细碎的、暗哑的方式从中心开始碎裂。
砰。
在这天以前绿谷一直以为,他和轰君处于一种双方都不说破的、安定的彼此喜欢的状态。
啊哈哈。判断错误。
这可是决策和观察方面的大失误。不知道欧鲁迈特会怎么说。
绿谷戳着食堂阿姨给他加的蛋——“怎么脸色不大好,补补身子!”
还想着也许——虽然不知道他们俩谁会先开口——但是想赶在最后一个学期之前,正式地向轰君告白呢。
毕业以后可能会到不同的事务所,也许还有家人和各方的压力,但是只要站在轰君的身边,绿谷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
现在问题来了。
从最开始的地方就画错地图了。
输错参数了。0输入成了1。
之后的一切就像没有和起点连在一起的多米诺骨牌一样,空有美好辽阔的景观,却从一开始就无法到达。
轰君说他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
啊,你看,搞错了呢。

刚好坐在对面的梅雨抬起头:“小绿谷,那颗蛋做错了什么吗?”
“面目全非。”左边的常暗点点头。
“绿谷是不是牙疼?口腔溃疡?发炎?要喝点粥吗,窗口还没关我去帮你打一碗吧?”饭田看起来马上就要站起来,被御茶子按了下去。
“是昨天的伤口没好啦,我我我一会儿陪小久去一趟医务室就好了!”御茶子拍了拍手,试着转移话题,“梅雨酱今天打了菠萝咖喱饭呢!”
“其实是菠萝炒饭。和咖喱放在一起……还是太奇怪了。”梅雨稳稳接下了暗示,继续把话题挪移开,“我确实听到了厨房里讨论着出菠萝寿司的想法。”
“黑暗势力蔓延!?”
“丽日,这种时候不要看着我。”常暗淡定地喝完了最后一口汤。
轰用比平常更快的速度吃完了他的面。之后一言不发地望着斜对角座位上,终于动起勺子戳那盘有些凝结在一起的猪排饭的绿谷。

6
在下午的战斗训练上早早结束了自己组的战斗,轰坐在休息室的长椅上。
不像往常一样去显示器前观看同学们的战斗,他沉默着坐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望着某个人的储物柜,长长地叹了口气。
轰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
绿谷现在应该正和芦户一起准备他们下一场的比赛。是对阵叶隐和爆豪。因为是非常有趣的组合,所以先结束战斗的大家都很兴奋地跑去围观。

绿谷在回避他。
变化是从今天早上开始的。那么契机大概是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是昨晚?
绿谷在上次来他的房间送笔记的时候(轰生病落下了课),看到了墙角边和杂志摆在一起的抽奖送的DVD。
“是欧鲁迈特的特典采访花絮!”绿谷像举起辛巴一样举起了那张DVD。
轰走到他身边,歪头看了看带子,揉了揉绿谷的脑袋,“这个很珍贵吗?我以为只是普通的附赠奖品。那这次小测结束,一起看一下?”
“好!”绿谷的眼睛闪闪发亮,可以当场扮演一棵兴高采烈的圣诞树。
轰噗嗤笑了出来。
绿谷收起了笑容:“轰君当我是小孩子吗?”
不,当然没有。轰严肃地保证。

于是昨晚,在经过了非常辛苦的全天战斗训练后,轰正拿浴巾擦着头发,想着可能绿谷不会来了,就听到小声的开门声。
“轰君……?我买了布丁……你在吗?”
“嗯,进来吧。”
提着布丁换好鞋子的绿谷的笑容僵在了脸上。迅速转身,结结巴巴地赞美了一番房间的墙纸贴得非常顺滑。
轰发现自己还没换好上身的衣服,为了回应绿谷就这么擦着头发走出了浴室。
“啊……抱歉。”他关上了浴室的门,闷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等我一下。”
绿谷正在仰着头仔细研究墙上的花纹(……)。
好奇怪。又不是没见过大家换衣服的样子!两年多过来帮助彼此处理伤口的次数也数不清了。在战斗中并没心思在乎这些。可是……
看着喜欢的人这个样子出现在面前(还带着水雾和沐浴露的气息!),绿谷还是觉得有点无法呼吸。
就像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无数的日子,从事务所下班回来的自己提着小点心,而更早下班的轰君早早地做好了晚饭,从浴室里走出来和自己打招呼。
啊啊停下,不能再想下去了。绿谷拍了拍自己热气蒸腾的脸。绿谷出久,管好你的脑袋。你还是个高中生。你们也还没有结婚。
挨在一起看DVD的时候,绿谷觉得自己像是被施以了间歇性石化魔咒。
轰君换好了短袖的T恤盘腿坐在他身边。还没完全干透的头发软软地垂着。轰君的气息顺着还没散去的水汽传过来,存在感max。
轰君凑过来(为了不压过DVD里旁白的声音)小声问他要不要喝橙汁的时候,发上的一颗水珠滴在了绿谷的颈边。
绿谷整个人战栗了一下。

DVD看到中途,轰发现肩头稍稍一沉。绿谷似乎睡着了。白天的训练还是太累了,他们确实应该改天再一起看的。
轰试图去够一边的毛毯给绿谷披上,但是太远了。
于是他稍稍抬起右手,在地上制造了一小块冰柱,将毛毯顶起来,在边上又制作了一块更高的冰柱,反复多次以后,用左手瞬间蒸发了一开始的冰柱。是刚好能让冰柱化成水汽而又不会点燃毛毯和地板的瞬发热量。就这样一点一点把毛毯挪到了手边,用没有被绿谷靠着的另一边的肩膀一侧的手抓起毛毯,用左手把它弄得蓬松柔软暖洋洋,给绿谷披上。
其实还有很多别的办法,比如制造一个小型冰壁用冲力把毛毯推到面前。
和绿谷在一起研究彼此的个性的时候,他们开发了很多轰的个性的微操手段。小冰壁已经很熟练了,但是间歇性制造大小有序的冰柱和控制瞬发火焰的温度区间这两项轰还没有得心应手。
相泽消太要是看到这些,应该也会淡淡夸上一句的。
轰此刻可以叫醒绿谷的,送他回宿舍或者……绿谷脸皮薄,留宿在这里应该不大可能。
而且出于某些原因,轰也不会……不能留绿谷在这里睡。
睡着的绿谷非常非常可爱。
绿谷思考的时候抚不平的眉头和救援的时候总是扬起的嘴角,此刻都放松地舒展着。有时候翻过一个身嘴巴会微微张开,发出小声的嘟囔。两手舒展着放在脑袋边上,毫无防备的,孩子气的睡姿。
有很多时候(比如一起躺在医院里),绿谷睡了过去而轰还醒着的时候,他会撑起脑袋看身边的家伙安心的睡颜。替他揉一揉眉间和太阳穴,掖一掖被子。月光照在他绿色的发梢上,像是被盛在杯盏里的海洋。轰会忍不住用手去碰一碰,触摸到柔软的发丝,确认眼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不会随着黎明的到来和月色一起消散。而觉得有些痒的绿谷会不满地翻一个身,这时轰会像触电一样迅速退开。有一次,只有一次,绿谷撞进了轰的怀里。觉得很温暖的绿谷蹭了蹭眼前的抱枕,伸出手抱住了他。
举起双手,不知所措。
轰觉得就算此刻呼吸停止也没有关系。

轰从来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绿谷的。
战斗的绿谷、睡着的绿谷,歪着头透过荞麦面的蒸汽望着他的绿谷。
但是每一刻,让他觉得更喜欢绿谷了的每一刻,轰都记得。

“明明不可能更喜欢你了。”轰轻轻侧过脸,靠着绿谷的脑袋。
此刻绿谷的呼吸像是海浪冲刷崖壁一样冲刷着轰的脖子。
有点烫。一定,一定是因为绿谷靠着的是右半边的缘故。
这样还是会着凉吧。轰抱起绿谷把他放到沙发上,盖好被子(三年级的时候家具的摆设动过了,和一年级不一样)。看了下时钟,如果十点还不醒来,就主动叫醒他。
把DVD的声音调低。

轰替他掖了掖被子,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听到了绿谷含糊的声音。
他一手撑在沙发上,俯下身子,想要听清。
但他后来发现即使绿谷不再说话,自己也没有停止靠近。很快他就可以数清楚绿谷的睫毛了。
啊,这可不妙。他听到有个声音在心里对自己说。
管他的呢。另一个声音响起。
就在这个时候,啪哒一声,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是巨响的声音突然响起。
是绿谷的手机从口袋里滑落掉在地上。

惊醒的绿谷睁开眼看见的就是几乎和他鼻尖碰到的轰的脸。
蹭的一下绿谷就红着脸迅速在沙发上离轰远了十公分。
“你的……手机掉了。”轰捡起手机,直起身子递给他。
当然了,当然是为了捡手机了……绿谷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身上的被子一起滑下去了一点。
但是他的心仍然在怦怦直跳,脸上的热度也没降下来。
“啊啊啊啊对不起轰君说好一起看的我却擅自睡着了…啊怎么都十点了!那那那下次我们再一起看吧!我先回去睡了!”从被子里钻出来的绿谷迅速朝门口冲去。
为什么轰君也追过来了啊!!绿谷差点被自己绊倒。
“你的手机。”轰无辜地伸手。

7
那么,就是因为昨晚的事了吧。
轰抬起手遮住眼睛。日光灯好刺眼。
是不是做得太过头了。
绿谷果然被吓到了吧。
已经变得讨厌我了吗。
就……到此为止的话,比较好吗。

8
因为有些心不在焉而在最后一刻输掉了战斗的绿谷低声向芦户道歉,经受了相泽的长时间凝视后,得到了“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好再来上课”这一句话。(不过这也是今天的最后一节课了)
“这是对队友和对手的不负责。你想不想对自己负责我是管不着了。”在离开训练场的时候听到了相泽老师朝这个方向传过来的声音。
对不起。
绿谷喃喃念着。明天,明天我就能缓过来了。芦户同学,相泽老师,叶隐同学,小胜,轰君,还有大家,对不起……
走在路上的时候路过了低年级普通班的体育课。他们小声讨论着明天情人节A会收到多少巧克力,有没有人会送给B巧克力,C会不会把D送的巧克力丢掉,E的本命巧克力今年到底能不能送出去……
明天是情人节了啊。
为什么我偏偏要在今天失恋呢。
绿谷踢了地上的橙汁盒子一脚。停了下来。深呼吸。
他蹲下,捡起盒子,走向了垃圾桶。
是轰君前阵子喜欢的牌子呢。
果汁盒子洗干净以后,在里面放上迷你荞麦面挂件(前阵子轰君经常买的那本杂志的抽奖活动的三等奖。轰君一直没抽到这个,反而因为买得太多而拿齐了一等奖——DVD、二等奖——眼镜布),用来当告白礼物会不会太蠢了一点。绿谷忍不住笑了出来。
哐当。
他松手把果汁盒子扔进了垃圾箱。
拍了拍手。
这样就好。
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就应该回到它该去的地方。

跟在绿谷身后的轰看着他松开手的动作,突然心中一紧。
没有逻辑。
好像即将失去什么东西的感觉。
轰想要追上去。
以往这个时候绿谷早就能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人了。
要么是他此刻恍惚没注意到。要么是他不愿注意到。
无论哪个一个,都很糟糕。

9
手腕突然被抓住,被用力拉着往前面走去。
绿谷想要挣脱,但是身体先认出了扼住自己手腕那只手的温度的主人。
背影写着不容置疑四个字。
绿谷垂下目光,跟着对方跌跌撞撞来到教学楼的后面。
轰君,就是这样,才会让我误会的。
你也有一点点责任在喔。
开玩笑的。
绿谷想自己真卑鄙啊,自言自语还要说谎,不过是想和轰君呆的时间稍微再长一点罢了。

到达其他人看不到的角落以后,轰马上松开了手。
绿谷感受着手腕处消失但还未散去的触感,深吸了一口气。
“绿谷,发生什么了。”轰的语气平静得就像在问今天晚饭吃什么。
“不要说没事。”这句的语气像是提议要不吃碗拉面吧。
“和轰君没有关系。有点麻烦的事情我自己会整理好的。”绿谷仰起脸露出他招牌灿烂的笑容。
那不是轰最喜欢的笑容。是会让轰的心突然皱起来的笑容。
讲礼貌的话,对话应该到此为止了。一方已经表示这和另一方无关了。
“可是你躲着我。”轰继续。
“好吧……有一点关系。”绿谷的笑容垮了下来,做了个鬼脸,“但是我不能告诉你!拜托不要问下去了。明天就都能解决了,真的。”
表情变化的时候绿谷努力压制住那股疲惫感。
要是轰君知道一直以来自己都是用什么眼光看待他的话……一想到自己会被轰君讨厌的可能性,他就难过得喘不上气来。
但是轰君不会讨厌自己的。他知道。即使知道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轰君也不会讨厌自己的。
他只是不想看到轰君露出抱歉的为难的样子……不想轰君那样望着他……
绿谷出久是个胆小鬼。
为什么自己没有能够早点发现呢。
虽然那些亲昵的小动作发生在恋人之前很甜蜜,但是抽身客观地来看,就是普通的好朋友会做的事吧。叶隐也会帮梅雨挑出不爱吃的菜,切岛也会翻着白眼把毯子丢到补作业到睡着的上鸣身上去。
仅仅因为轰君总是温柔地做那些事,就擅自误会,擅自……
要是真的告白了才是药丸。
如果3-A班的中心人物之间的关系突然尴尬到无法直视对方。
不行,不能因为自己的愚蠢就把大家都搅进来。
绿谷偷偷抬头看了一眼轰,但是在逆光处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看到他绷紧的下巴弧线。
绿谷侧身,准备离开,回头笑了笑对轰说:“对了轰君,以后不要随便就拉住别人的手,会被误会的啦!还好是我比较机灵!”

然后绿谷出久被重重地扯了回去,力道之大让他的手臂忍不住发动了一下OFA来抵抗。
被摔在了墙上。
轰按住他的手臂,把他困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这一点……都不绅士。
“误会什么?”轰平静地垂下目光看着绿谷。
直到这个时候绿谷才意识到他们的身高差。轰好像又长高了一点。
“我问你……会误会什么?”握住绿谷手臂的力渐渐收紧,在他觉得痛之前停下了。
“会误会……”绿谷闭上眼睛,破罐子破摔,为什么他都失恋了还要遭到这种公开处刑,“会误会你喜欢对方。”
轰轻笑一声。俯下身来。
“比如这样?”
绿谷感受到有什么在靠近,他不安地僵在原地。
对方的鼻息扑在自己的嘴角。
绿谷紧张地眨了眨眼睛。
他们之间的温度逐渐升高。
绿谷只要现在稍微一动,就能擦到对方的嘴唇。
这样的姿势维持了片刻。要是被任何路过的学生看到就不得了了。绿谷飘在空中的思绪很闲地想着。
而轰叹息一声,起身离去。
“绿谷,我喜欢你。”
“做了让你困扰的事,对不起。”
与之前一直平静的声音不同,夹杂了一些颤抖,让人不忍心细听。
“一直以来,对不起。”轰的声音。
“以后不会了。我保证。”轰的声音。
“我们……还是朋友吧?”轰迟疑的声音。
“……不要讨厌我啊。”轰……的声音。

事实上,绿谷的大脑当机了。
他觉得此刻自己要是冒出一句“哈?”可能会被暴打(好吧他知道不会的)。

“可是……早上你对那孩子…说…你没有喜欢的人……”绿谷结结巴巴地把自己卡在头顶的双手放下来。
轰扬起眉毛:“她问我有没有喜欢的女生。我说没有。”
绿谷现在想以头抢地。
快点,现在有没有谁,来把他暴打一顿。
时光机,应该去找时光机!八百万应该能变出来一个吧,那种东西……
小胜,对,他应该去惹一下小胜……最近好像不那么容易炸了但绿谷还是能找到窍门(虽然他从来没敢用过)……
意识到似乎问题出在其他地方的轰伸手搭在墙上拦住了看起来晕头转向的绿谷。
“你要去哪?”
“找…找小……不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找校医?”轰看起来不大高兴,事情还没有讲清楚。

在绿谷反应过来之前,他已经伸出手拉住了轰的领带,踮起脚在轰的嘴角轻轻碰了一下。
“就是这样啦!!”
把什么小东西塞在了轰的手里转身跑向教室。过于紧张而发动了OFA。


轰愣在了原地。
摊开掌心,是一个荞麦面的手机挂件。

这算怎么回事。
轰转身追了上去。



三楼走廊窗边。

上鸣:这俩人在干嘛。绿谷用得着发动个性逃跑吗?轰这是要把学校变成滑冰场啊!?

御茶子:闭嘴,吃你的面包。

上鸣:我哪来的面——唔——

御茶子:你现在有了w






Fin.



————————————————
轰: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做好失恋的心理准备的我突然得到了一个男朋友。

久:在失恋当天被暗恋对象告白是怎样一种体验。

———————————————



6h瞎写。去他的通畅。去他的逻辑。爽。(喂
明明想写痛苦的翻来覆去打滚的失恋篇为什么到DVD突然甜了起来啊,我懵。
果然还是看不下去他俩难过吗……

不能说是情人节贺文,只是刚好很想写而已……
最近虽然有好多甜的脑洞…但总感觉写不成篇,而且越看以前写的越觉得ooc…越觉得我根本不了解他们!…提不起笔……
但是今天想写失恋突然就有了动力(??)
但是写到最后又是HE了对不起!!
(以头抢地)

写的时候想起了xxxholic,侑子小姐想要教会君寻的第一件事。
想起了十日太太的同人。想让绿谷好好哭出来的轰。(赞美十日太太!赞美!)
想起了刀语里咎儿给七花下的四条命令。
绿谷总有一天会学会保护自己,在这基础上成为最棒的英雄。
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精彩的成长在等着他。
还有A班的大家。

小英雄真好。
情人节快乐。

—————————————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