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GF/UT/伏黛

先验概率

为什么乐乐小天使生日这两天我要虐总悟啊??
好像也不是没有道理。
不不最后只有乱写一通虐到自己啊!
ooc严重,慎入。
冲神万岁。
想一想还是傻白甜使我快乐_(´ཀ`」 ∠)_

1
冲田总悟落在草地上的时候,湖蓝色裙子的少女坐在树下,扰动的风在她的发梢转了转。她没有回头。
所以他也没有说话,和少女一起望向远方。
这是小镇边缘的小山坡,种着一棵可能比小镇历史都长的树。
他们常常一起在这里看落日,看星星,看祭典的时候小镇飘起的天灯。
他们不怎么交谈。因为少女不会说话。
冲田走上前,在少女身侧坐下,丢给她一盒醋昆布。
少女转过头看着他,随时就要笑起来那样的表情。
可是她看起来那么轻,好像一个笑那样的力气就会把她吹走一样。
冲田觉得恍惚间能透过她的眼睛看到背后的霞光。
“不是说身体好些了吗?”
少女翻出笔记本,在上面找准备好的句子和短语,拼出来——
「好多了啊噜,哥哥和老爸急得不得了,连老师都不让来了,平时就让我呆在家里休息…或者带来各种各样的大夫。很精神了,嗨呀。我今天都是自己爬上来的呢。」
「今天你在真是太好了。」
笔记本上方,她的眼睛熠熠生辉。
于是冲田也笑了。
身侧她看不到的那只手,攥紧了拳头。
小臂在发抖。

太阳快落尽时少女刷的站起来,险些倒下,他伸手搀了一下。
少女叹了口气,翻到有些旧旧的那一页
「老爸快下班来接我啦」
「你先回去好啦」
「今天也超开心的啊噜」
他摸摸她的头,转身走了。

走到树后的时候,回头望了望。
少女的身影融在落日最后溢出的色彩里,好像一踮脚就会被吸进去。她橙色的及肩发在光线晕染里几近透明。

在脑海里那一幕情景即将撞过来时冲田总悟退出了系统。

他倒在椅子上大口喘气,用了几秒钟镇静下来。
隔着门听到土方的脚步和他的声音。
“总悟,开会了。”
于是他开门出去。
土方等在走廊尽头,
山崎等在门外。
“走吧冲田队长。”
红豆气息那么重离远一点。
不必站着等我的。
自从那件事后。每个人都这么小心翼翼地对他。
这才是更刺痛的地方。
但是跟「那个」比起来什么都是隔着几百层纱布一样钝钝的触感。
「那个」是什么来着…
冲田拍拍脑袋继续往前走。
哦对。
China死掉了啊。

2
发现这套系统是在那次行动缴获的仓库里。
除了握紧刀挺直胸膛往前走,检查缴获的物资,他似乎不知道该做什么。
佯作一切正常才是不正常的啊,队长。
山崎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只是望着暗不透光的仓库里移动的身影。喘不过气。
怕他发作起来把这里全砍成废墟。
更怕他不。

还能做什么呢。
要杀的人已经杀完了。
在那个人被刺穿的时候一切就都结束了。

站在基地屋顶上转着偷到的钥匙冲埋伏的真选组们做了个鬼脸。
“这案子万事屋接手了哦——”
冲田翻了个白眼,这个笨蛋一定会把事情搞砸的。到时候谁来收场啊。还不是他。
但是意外的顺利。
开门,潜入,进去小心地勘察了一番,回到门口冲他们比了个耶。
真的被旦那和眼镜仔调虎离山了啊。
冲田刚想伸个懒腰舒缓一下蹲太久的僵硬,突然就感觉到了一丝及其不妙的预感。
那是在生死边缘游走时偶尔会闪现的多次救过他的非常暗淡的微光。
但是——?
土方也感觉到了,在他来得及开口向那边大喊之前,就看到冲田冲了出去。
冲了出去。
接下来的一切就像慢动作镜头。
在那个把伞扛在肩上的孩子望着这边困惑的神情即将转变为醒悟的一瞬间。
在她即将由松懈转为全身紧绷向边上跳开的一瞬间。
在冲田还差一点就能够到的一瞬间。
在坂田银时突然不再隐匿气息从边上的货箱里劈开木板仓皇跳出来的一瞬间。
好像有一滴雨滴到握刀的手上,土方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
雨滴不该是这样的声音。他想。
就像很锋利的东西刺穿了身体一样。

有什么东西消失了。

3
银时冲上去和他交手。
那是一等一的高手。
土方想他全力以赴也只能在那个黑影手下撑过一会儿。
他想对真选组喊些什么,发现嗓子突然哑了。
“全员戒备,排查周围情况。”

站起来冲上前去。
脑海里回放着刚才的画面。

那个黑影出现在神乐身后更像是从虚无中浮现。她的腹部突然就被极细的长剑刺穿。
在冲田来得及赶到之前。

一下。

两下。

三下。

黑影慢条斯理地、像是在擦拭他的剑一般。
连刺了三下。
每一下都比之前更深。
抽出来时几乎不带什么血。
或者是太黑了看不清。
剑上应该是有毒。神乐立刻僵直着倒下了。
冲田正要冲上去杀死那个黑影。
不是制服不是击败,即使实力上的差距他能感受到但是。必须杀死。
竟然敢。竟然敢。

然而心里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急切地拉着他不顾一切向前冲的神经。
那种大难临头的预感。
那种无法挽回的预感。
这一会儿的功夫旦那已经到了。
已经和那个黑影缠斗在一起。
“白夜叉……”他似乎听到黑影低嘲。
旦那的神情让他确信,这个人也感受到了那种无可挽回的东西在发生。
这一切都是余光里发生的。
他强行转过方向,险些跌倒,从来没有这么狼狈。
他扑过去抱起那个人。
抱起那份重量时他就知道自己正要失去什么了。
他想好吧。
好吧。
原来China这么轻的啊。






TBC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