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GF/UT/伏黛

先验概率(二)


4
“冲田队长一直在隔间里。”山崎递过烟的时候犹豫着加了一句。
土方继续翻着卷宗。
许久,他低头着说:“能吃饭,知道睡觉,按时出任务,还想让他怎样。能有个出口是好的。”叹了口气,“上面来检收东西的时候把那套系统糊弄过去。”
山崎应了声,拉上门退出去。
土方闭上眼睛,翻回刚刚那一页。
「夜兔」这个词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太过刺眼,潜意识里为了避开,直接翻了过去。
这样不行。
坂田银时和新八已经半个月没有音讯了。
歌舞伎町也好江户也好,安静得让人透不过气。
山雨欲来。
土方的左手抖了一下,一滴雨飘了进来。
像极了那个早晨。
没有起身关上窗。
他合上了卷宗,点起了烟。


2
对这套系统,冲田的内心是复杂的。
一部分自己在嘲讽着这股忍不住去接近的懦弱。
一部分又像街上的游魂被烛火吸引一样不自觉地向它靠近。贪婪地吸噬着那个人的气息。
另一部分则是嘶吼着教训他,用着他脑子里土方的语气。虽然他知道土方不会这么说。这更让他觉得屈辱。
任凭脑子里七八个冲田总悟彼此讥嘲,他拖着脚步走向眼前黑压压的电脑网络,有些芯片暴露在外面闪着幽暗的光。
“你不觉得这算是个新型毒品?冲田队长以后抓毒贩的时候还好意思说人家渣滓?”
“哦。遇到这系统的开发者,冲田队长可能要激动得扑到人家脚下吧,记得表达谢意的时候诚恳一点。”
“你们闭嘴。”
冲田觉得有十几个自己在无意义地聒噪。
“你们?我们不就是你?”
“把不想听的话从自己身上剔除出去,他不一直是这样活过来的吗。”
“真是难看。就连China——”
突然寂静。
戳到了所有冲田总悟的痛处,他们“嘶——”得涌回他身上,消除自己的存在好减轻痛楚。
他骂了一句。


3
这个系统里有很多场景。有几个是冲田总悟特别喜欢去的。不,这么说不对。
或者说是偏向去的。
「喜欢」这么积极的情感,现在的他酝酿不出来。
以后的他可能也不会了。
以前的他呢?
没有别的冲田总悟来回答。他就任由这个问题流走了。


他不知道这个系统里的神乐算什么。
是他记忆的投影,还是同一个AI模拟出来的不同表现。
还是真的有多元宇宙,里面的神乐过着完全不同的——说不上完全幸福但是至少没有死去的——人生。
一部分的他甚至偷偷想过会不会是灵魂的碎片被系统收集起来——
其他冲田总悟怜悯地看着这一个,连嘲讽都不忍心说出来。

你们闭嘴。

对自己说话是开始发疯的征兆。
他知道。
发疯——那多好。
现在还保持理智才是疯狂。

昨天驱赶车站的摊贩时洒落一地的硬币,他蹲下来帮着一枚一枚捡起来,递还给摊贩,让他按时来交罚金。
属下们的眼神像见了鬼。
一枚。
一枚。
感谢上苍让他有捡硬币的事可做。
这条街道的地面裂缝,是那个人过去的手笔。
啊,他们离得这样近。
而他的手指没有接触一次地面。


4
“死小鬼!”穿着校服的女孩子一等老师关上教室门就一个扫堂腿过来,他没留神实打实地挨上了。
似乎没想到真的会踢中,女孩子迟疑地后退了一步,看着蹲在地上的他。
“哎,你……你别哭啊!”

是生理盐水啦。
这次进了个什么场景,自己还没站稳就遭到了袭击。
他没好气地抬头,模糊地看着那个暴力的——
“China。”

神乐突然被拥进怀里,整个人当机了。

死小鬼不按常理出牌。

难道不应该跳开然后告诉老师?难道不应该装痛然后趁她不注意报复一拳?

“你……你放开!”
但是她不敢大力挣扎。她不知道为什么。
眼前这个人好像很脆,她怕她一用力这个人就散架了。

“嘶——”

对方突然跳开,把玩着手里她的头绳,扮了个鬼脸,沿着走廊跑远了。

我就知道!!
你揪我头绳好歹别拉到头发啊超痛的啊!!
小心被我抓住!!
绝对会让你秃顶的阿鲁!!

冲田总悟拉开窗翻出去,握着那根发绳。向体育场跑去。
蓝天白云,非常安静。
除了身后神乐的嘶吼和追来的脚步声。
以及从某个班级窗口传来的坂田老师的怒吼:“让你们两个在走廊罚站谁准你们乱跑了!!老子又要被扣工资了啊!!”
和几个不嫌事大的家伙的口哨。

冲田总悟自问从来没有嫉妒过任何人。
没有。
而他此刻对这个时空(如果存在的话)的冲田总悟,产生了一股滚烫而刺人的——大概是羡慕。
甚至带着一点恶意。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