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GF/UT/伏黛

第四强度理论(一)

格兰芬多的神乐x斯莱特林的冲田总悟
这种奇怪的东西顺着脊梁往上爬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斯莱特林的神乐果然烧断了脑袋里的灯丝都想不出来,不要搞事了………
就是些小碎片记一记好了…
时间设定在十九年后好了。
嗯就是那个的十九年后。
(但是为了避免更加ooc基本就不让hp角色和他们的孩子们出现了……
大家的年龄我也就粗略化了不然没法在一起念书啊Orz
虽然比神乐高四五个年级的总悟怎么想都很带感这里还是强行同岁了!不管了!………
连土方都只比他们大两个年级!还有什么我做不出来的!没有!………
语言什么的也不要在意了!……
出了什么岔子都是我的错!……
总之已经彻底崩坏了!………
不知道要不要写下去了!……


1
望着窗外延绵起伏的山脉,神乐攥紧了最后一个饭团,想着离家前和哥哥的最后一次争吵。
……
“我才不要去你那边念书!”
神乐愤怒地够着柜子上神威坏心眼地放上去的纸鹤——刚好是她竭力跳起来才能稍稍够到,又刚好不甘心搬个凳子来的那一层高度。
“哦?你好像还没收到几封信吧。傻瓜,”一手搭在脑后懒洋洋地倚在柜子上,神威慈爱地笑着,“挑挑捡捡的前提是有得选啊。”
“滚开!要不是老爹跟那个什么道长打——”
神晃从病房门口扑进来捂住她的嘴,好像刚赶回来,他用气声嘶哑地吼道:“祖宗啊别吵醒你妈妈,来来来出去说出去说。”顺便白了儿子一眼。
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脸色好不容易红润一点的妈妈,以及安详起伏的被子,神乐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在老爹手上咬了一口,被拖到了外面。
你才不是怕吵醒妈妈呢,你就是怕让她知道你又打架。神乐不服气地想。你刚刚的声音都比我的大。
跟着走出去的神威带上门之前,也向病床瞥了一眼,眼神柔和,转身的时候又恢复成轻蔑挑衅的样子,看着矮他一个头的妹妹。
神乐看上去一挣脱老爹的钳制就要扑上去咬人了。
“好了好了,刚刚我听你和哥哥在讨论你念书的事是不是啊?”神晃在长椅上坐了下来,不忘拉住神乐的两只手臂阻止她去讨打。
“如果你管那个叫讨论。”觉得挣扎有点难看而且不起作用的神乐安静下来,讽刺地挤出几个字。
神威耸肩。最近和父亲的关系因为母亲前一阵子突然危机的病情有所缓和,但两人还是没什么话说,偶尔的交流都是靠神乐展开的。
叛逆期的男生。神乐觉得等他自己长大比较好。
“咳,总之,咱们这儿的几个派你都把人家弟子打过一遍了,好像也没有喜欢的。镇上普通的初中看起来又不敢要你……”神晃叹息着说道,“不然就去江华那时候念书的地方吧。”
神威嘁了一声。
神乐抬头,眨眨眼睛。
……
然后她就坐在这里了。
霍格沃兹特快列车。和老爹找车站时费了好一会儿功夫。
找了个空的包厢坐下来吃着零食。
总有种被丢到方便的寄宿制学校的感觉。

2
把桌上跳走的巧克力蛙拍在手心,另一手没拿稳,饭团滚到了门口。
“唰——”门被从外面拉开。
神乐抬起头,一手还在够着滚远的饭团。
眯着眼睛看着蹲在地上的人,扫视了一下车厢内,又对上那双澄亮的蓝色眼睛,冲田总悟沉默了一会儿,关上了门。
“总悟,不进去吗。”一个听起来年长些的声音说道。
“这间有人了。”
“多少人啊……坐不下了吗?”声音的主人迟疑地停下脚步。
“是只兔子。”冲田总悟提着箱子快步往前走开了。
“啊?什么?”土方十四郎发现自己的衣角被门夹住,刚揪出来就发现跟不上前面的人了。
神乐困惑地坐回座位,想着都是什么样奇怪的人来这里读书啊,把饭团的外壳纸剥开看看有没有沾上灰。

3
“唰——”门又被打开了。
“抱歉,看来没有别的空车厢了。”说着道歉的话却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下巴微微抬起成一个傲慢的角度,冲田总悟对神乐说出了第一句话,“你好啊,兔子。”
这个人有什么毛病。
神乐几乎是用上了六成的力,才没有和新学期第一个和她说话的第一个同学打成一团——当然,她手里的巧克力蛙的脑袋没有保住,至少它终于消停了。
看着眼前仿佛被揪了尾巴的猫弓起背脊一样的家伙,冲田总悟挑了挑眉,发现自己似乎搞错了什么——这家伙无论是什么,应该都不是温和阴暗的兔子。
看了会儿两个小孩子气场冲撞的土方十四郎拍了拍冲田总悟的肩膀:“你要是不进去劳驾让让,我不想再提着这箱子了。”


列车行进中。
……
“那么这饭团也是你自己做的咯?”
“是啊。”
……
“挺好吃吧。”
“是的。”
………
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看着土方没话找话地试图和一个一年级生交谈更可悲的。
“歇歇吧,和非斯莱特林有什么好讲的。收起你那可怜的谈话技巧。”准斯莱特林生敲了敲桌子,“顺便,连个一年级生都不想和你说话,我都要哭了。”
于是还没分院,斯莱特林学院就给神乐留下了极端糟糕的印象。就连有点笨拙但是不算坏心的这位土方十四郎先生是斯莱特林三年级生也没有让这好转。


4
“China,吃颗糖吧。”准斯莱特林天真烂漫地递过去一颗多味豆。
“谢谢,那给你吃个饭团吧。”神乐也甜甜地回应。
“如果不是刚才亲眼看到它滚到地上,我可能还会觉得一年级的世界真是纯真可爱啊。”土方评论道。
“神乐小姐,顺便提一下,你还是不要吃那颗——”土方还没说完,神乐就把糖丢到了垃圾纸袋里,所以他闭嘴了。
“我一定会好好保存的。”神乐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她刚刚把那颗糖庄严地用六层糖纸裹好放进了冷冻柜一样。
“神奇生物课上的某些尊贵的生物一定会喜欢这份别致的点心。”冲田总悟把饭团收好,让土方有点不寒而栗。
从这个车厢开始,土方十四郎见证了这两人后来漫长的、鸡飞狗跳的,贯彻了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学院优良传统的良好互动。
哪怕到七年级他们在全校“您二位得了吧”的眼神下终于在一起时,这一点也没有改变。

5
摘下分院帽跳下凳子走向格兰芬多的长桌时,神乐挑衅地向还在等候的新生中某一个瞪了一眼。
冲田总悟面无表情,当做没有看见。
口袋里的饭团强调着它的存在感,他恼火地抖了抖袍子把它遮好。
他可不想呆会儿坐上凳子带上分院帽在帽子喊出“斯莱特林!”的时候从口袋里滑出一个饭团。
尽管他笃定自己的学院不会有二,但还是有些紧张。被喊到名字的时候跨出去的步子有些僵硬。但是某道目光一直跟着自己让他很满意。
在帽子和他商量了一会儿喊出“斯莱特林!”的时候他甚至有些飘忽。想着如果刚刚选了格兰芬多那家伙会有什么表情。不过这顶帽子真的同时建议了两个学院让他觉得好笑,应该用几个修补咒缝缝它的思路了。
很多年后他跟身边的家伙提起这件事,她想也不想地回答:“那你就做好被我从一年级打到七年级的准备咯。”
他拍了拍那家伙的脑袋:“说的好像不是一样。”


6
保护神奇生物课上分组喂弗洛伯毛虫时,神乐绊了一下把叶子撒在了一个姑娘头上。
格兰芬多姑娘沉默了一下,回头看着满脸通红的神乐,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想办法和你搭话了。”
神乐眨眨眼睛,表示不解。右手拽着袍子想要道歉。
“神乐同学,我们变成朋友吧!”甩甩黑发上的碎叶,澄夜站起来握住她的手。
神乐震惊于这姑娘奇怪的说话方式,以至于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位突然停下喂食站起来的斯莱特林的接近。
“唰——”
一篮碎叶子浇到了她头上。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样才能和解。不然她一辈子都会被愧疚压的喘不过气来的,”冲田总悟慢条斯理地拍掉手心的碎叶子,冲着澄夜挑了挑眉,“不过既然你分到了那个鲁莽的学院,我想这种事情还是自己学起来比较好。”
是说得通来着…可是……


“臭小子为啥那么是你来倒啊!!”神乐一脚踹翻了身后一组的篮子,因为大声喧哗被老师扣了格兰芬多五分。
老师为什么你刚才没看到他——
“嘶——”冲田总悟举手,“老师她吓到我了,我胸闷。”
老师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适可而止。


澄夜捂着脸笑起来。
她看着这两个人,眼睛亮晶晶的。


直到她的头发被什么东西咀嚼了起来。

这节课剩下的部分就在神乐发着抖帮澄夜把头发从呆呆的弗洛伯毛虫口中拯救(扯)出来当中结束了。


下课回城堡的路上。
神乐用力把菜叶从头发里揪出来,发出“嘶——”的痛呼。
可恶,她能不能去听赫奇帕奇学院的课。听说他们和斯莱特林这学期没有一起上的神奇生物课。
只要不和那家伙一块儿上课就谢天谢地了。


满脑子想着怎么整回去的她,在魔药课上因为不专心被教授敲了脑袋。
因为揪了几根头发还在痛的脑袋被敲了,她小小痛呼一声。


冲田瞥了那个方向一眼,低下了头。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