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GF/UT/伏黛

第四强度理论(二)

7
土方十四郎从猫头鹰棚屋回地窖的路上,窗外传来几声尖叫。
他瞥了一眼,眼角跳了一下。
是那个格兰芬多的一年级生。她拼命扳着一把练习用飞天扫帚,在空地上空乱窜着。而她怀里抱着的澄夜脸色苍白。
她们俩趴在扫帚上唰地擦过城堡。
土方惊骇地后退一步,掏出魔杖,那扫帚——那扫帚一定出了问题。
不知为何急匆匆路过他身边的冲田缓下步子看了一眼,站住了。

他刚刚一路上都在回味早上和神乐那一架。他不过是握着魔杖挑衅了一下,不知为何憋了一股气的神乐直接伸手要夺(被黑魔法防御术老师看到了会怎么说啊!),总之接过他们就近身搏斗了起来(近战法师)。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能在不用魔杖的打架上干得过他,想不到China力气大得像怪物一样,招式也不是胡乱出的,虽然还是小孩子打架的范畴,他竟然只能堪堪挡下。
嘁。真是狼狈。
想着待会儿要是继续的话自己要出什么招才能反击。
直到刚才。


冲田趴到窗边,面无表情地看着扫帚上的两个人被甩来甩去的危急情况,扒紧了窗台(才一年级,个子不够高),低头扫视了一圈空地上站着的其他人。
这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飞行课。刚才奎恩·韦伯被一个傻冒格兰芬多小子撞了,飞行老师和他(被擦伤了手臂)扶着奎恩去校医院。他才去了一会儿,怎么又出了事情?
看到树下一道银绿的袍子,冲田眯起了眼睛,用肘部捅了一下土方十四郎,“昏迷咒,那边。”(一年级斯莱特林,虽然是个斯莱特林,但也只有一年级)
土方只犹豫了一下(去找教授似乎真的来不及了),魔杖一抬,“stupefy”,红光闪耀在魔杖前端。
树下的高年级斯莱特林倒下。

“哇啊——”“啊——”两声尖叫从高处传来,扫帚坠落。
赶回来的飞行老师倒吸一口冷气,挥舞了几下魔杖,在神乐和澄夜即将落地前,一股柔和的风将她们托起,再轻柔放下。
而扫帚则爽快地折断了,像一把残枪插在草地上。
冲田放下扒着窗台的手,有些泛白。
土方看着他,好心的没有说话。

神乐甩着手臂站了起来,澄夜在向老师解释。
刚才她的扫帚不知为何自己浮了起来,神乐扑上来帮她稳定扫帚可是连带着也被带着飞了上去。
直到刚才突然扫帚不再乱甩,她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就掉下来了。
要是再晚一点儿,她们可能就要扎进格兰芬多堆里去了。
老师还想追问,温斯顿尖叫起来指着树下倒下的身影。
他们把这个人翻过来,土方立刻认出来是布雷斯·韦伯,奎恩的哥哥,五年级

经过严厉的调查,事情的经过大致是这样——布雷斯路过看到自己弟弟在上飞行课就旁观了一下,想不到格兰芬多的温斯顿(那个傻冒,布雷斯强调)一个俯冲撞在弟弟身上,木屑刺进手臂看起来挺瘆人的,他一开始只是想报复一下那个小鬼,没成想咒语偏了一点儿击中了那个黑发小姑娘的扫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让她们撞一下温斯顿他就收手。

“蠢货。”冲田嘟囔着。

于是斯莱特林被扣了五十分。
还承受了教授的咆哮“不许!在我的!课上!对扫帚!施法!”
冲田把土方推了出去,搞不好能加分呢,扣五十分还是太多了。
气头上的教授随便加了十五分就扯着布雷斯去找校长关禁闭了。

神乐走过来,恶狠狠地略过了冲田,拍了拍土方的手臂(够不到肩膀),哥俩好的错觉。“谢谢啊。听说是你击昏那个大块头的。……你们院也不都是些心眼小得和芝麻一样油腻腻的白痴啊。”

神乐的背后传来懒洋洋的嗤笑声。
“该不会以为是为了救你吧。”

澄夜:“好啦好啦,口是心非。”坦荡地接上冲田恼火的目光,“总之非常感谢(鞠躬)。我们吃饭吧。”拉起神乐的手。

8
晚饭时间。
神乐喝下第三杯南瓜汁。
温斯顿怯生生地扯扯澄夜,极其小声地问她“神乐小姐这么喝下去不会出事吧?”
澄夜拍拍他的头:“没事的,这孩子只是受到了惊吓。”
神乐嘴里嚼着牛排含糊地抗议“艾姆馊安谷瑞”。

一个小小的身影走到斯莱特林长桌边,手上缠着夸张的绷带,瞥了格兰芬多长桌一眼。
温斯顿立马窜起来。
坐在他身边的贾斯帕皱眉:“他早就好了,你别去。”
温斯顿抿了抿嘴唇:“可是真的很疼,我都看到碎屑扎进去了。就算好了……过程也很疼。要不是我的错——”他看了一眼大快朵颐的神乐和叹了口气的澄夜,握着拳走向了斯莱特林长桌。

“喔喔喔——”
“年度大戏快看快看!”
从另外两个学院传来喝彩声。

格兰芬多长桌的大家阴沉着脸。
斯拉特林众人或视若无睹,或饶有兴致地晃着杯子看向那男孩黑色袍子上金红相间的条纹。

“你……你手还疼吗?”
奎恩哼了一声。
“真的很抱歉……”温斯顿绞着手,在一大丛银绿色的幽暗森林里觉得有些发凉。
“我帮你拎书包吧。”他眨眨眼睛,要去拿书包的手被挡下了。
奎恩翻了个白眼:“我还没吃饭呢。”
一年级格兰芬多涨红了脸。
“你一定要补偿的话,以后帮我拎书包上课吧。我的手不好提东西。”奎恩瞪了哥哥一眼,转头无奈地看着温斯顿。
“好!我会在地窖门口等你的!”温斯顿活力四射地回应,在奎恩来得及阻止之前转身跑回了金红长桌。
奎恩:老哥你看,这种笨蛋有什么好报复的。
布雷斯(摸着下巴):以为他想挑事。我认错。你似乎摊上麻烦了。
…………

“恭喜温斯顿达成今年第一个跨越两院餐桌的成就。你要再接再厉啊。”五年级的凯特幽幽地望着神乐。

被噎到的神乐莫名其妙地抬头:“达西里的亏低奇酷啦!”
澄夜:“她说让你担心一下魁地奇比赛。”递过第四杯南瓜汁给神乐。
院队队长凯特摊手,抓起一块蜂蜜曲奇。

神乐没好气地白了银绿长桌一眼,发现那个老是找她麻烦的臭小子若有所思地望着韦伯兄弟的方向,然后转过来看向喘着气坐下的温斯顿。

对上了神乐的眼睛,他露出了一贯的微笑。

这小子……绝对……没安好心阿噜!



斯莱特林长桌这边。
土方垂下目光看了一眼微笑的总悟,抽搐了一下眼角:“喂,你想都别想。”



TBC



P.S.设定是十四和总悟上学之前一直在近藤的地方住,近藤在日本做的是和傲罗差不多的事,魔法警察那样。他们接过一个任务保护家族企业的董事长的妹妹也就是澄夜,所以小时候澄夜和十四、总悟是稍微认识的。(一个接近神乐的理由!小总你看!)

评论(4)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