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GF/UT/伏黛

【伏黛】雨和时间转换器

黑魔王又在院子里踱步了。
大家不敢出声。
纳吉尼的“嘶嘶”声都小了些。
卢修斯踯躅着,踏出一步,被纳西莎从身后拉住,他握了握妻子的手,走了出去。
“主人,这些天我们打扫庄园,找您说的材料时,发现了这个。”他擦了擦额上的汗,“时间转换器,不过是个不稳定的半成品……使用上有诸多限制……”
黑魔王停下了脚步,沉默了一会儿,慢条斯理地开口:“我以为…最后一批时间转换器已经被销毁了。”
卢修斯递过那个小小的装置,小心地笑着:“是多年前哪个小职员送的半成品,我们就放在仓库里给忘了……希望能帮到您。”
沉默了一会儿,黑魔王回答:“如果真用得上……”
众人看着黑魔王伸手拎起时间转换器,观察,然后幻影移形消失,倒吸着冷气。
“行啊卢修斯!”
“不愧是个马尔福,有一手。”
“主人大概在烦恼凤凰社的事情……这东西可是一大杀器啊!”
“这样吗,我怎么觉得是夫人那边的事……”
“嘘——你不要命了?”
“主人最近不常出现,似乎与凤凰社在谈判?”
“利用得妙的话,能把那个喜欢麻瓜的疯老头子一帮人一网打尽啊,怎么不早拿出来!”
卢修斯看着围上来的人,退了一步:“……不是的,这半成品限制诸多,恐怕并没什么大用处…只能回溯两三次,且时间也极短,怕是办不成各位说的那样的事。”
他对上远处松了口气的纳西莎的眼睛,微微疲惫地笑了下。

虽然说是被多数人称为黑魔王,汤姆里德尔却没有像格林德沃一样干出什么血雨腥风的事情来。
在对角巷买蛋卷冰淇淋多叠三个球的话,老板会小声跟你聊起关于这个人的许多八卦。让你怀疑每个来买冰淇淋的人是不是都被下了吐真剂好让老板收集那么多不知真假的事情最后一望皆空。但老板粘着糖霜的胡子又让他看起来不像对角巷八卦日报的线人。事实上,要真的公开谈论那个人的坏话,大家还是心有戚戚的。
大家知道的只有多年前汤姆从霍格沃兹黑魔法防御术课上退下来,带着自己的一伙人,组建了一个研究黑魔法的组织,叫什么飞跃死亡,大概是这么回事儿,总之是个研究协会,但传说他们干的事儿总带着点邪气,毕竟要用到施术者大量血液的魔法怎么听都很黑暗,更别说他们对于不可饶恕咒的开发……当然,这个组织真正在研究什么没有人清楚。
这个组织以汤姆里德尔为核心,听说内部实行高压管理,汤姆拥有绝对的权威,甚至远远超过邓布利多在霍格沃兹的威严(时常可以在餐桌上听到“那个老疯子”),组织接纳的多是斯莱特林的毕业生,似乎大众也能理解一些。
虽然传闻诸多谣言漫天,但从他们现在都没有收到魔法部的介入调查这一点可以看出,这个组织的手腕很硬,和魔法界各大家族都有牵连。(韦斯莱家声明他们完全没听过这个组织)马尔福一家曾在家族宴会上对好友表示他们的孩子年纪尚幼但已有了加入组织的资质。
而且,传播耸人听闻的故事的好事者多半也没什么新的创作,反而偃旗息鼓起来,他们人是没出什么不测,但这也让人退缩。生怕自己没管好舌头被“请”去做些需要用到血液的实验或是实验的对象。
据说邓布利多组织起凤凰社这个研究组织也是隐隐有一番与之相抗的意味,前阵子凤凰社还在向大众普及守护神咒的施法心得。

黛玉正生着气呢,看着信上宝玉叽叽喳喳的叙述和结尾小心的问候,不经意莞尔,眉梢微微上扬。
铺陈了这么多荒唐的传言,最后小心地问自己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欺负,宝玉还是像个孩子一般。
提笔准备写回信,却在写到“里德尔”的时候悬着手未能下笔,豆大的墨迹滴落在纸上。
和着雨声。
黛玉垂下眼帘,伸手想将这信揉了去,重写一封,身侧突然伸出一支魔杖,一挥,晕染开的墨迹消失了,信纸洁净如新。
她放下笔,看着窗外。
身旁的人也站着,没有说话,许久,放下魔杖。
“黛。”他好声好气。
黛玉不动。
“黛,我给你带了这些。”他远远地把盒子放到桌上。是对角巷新出的奶油太妃和其他新品,“你尝尝。”
黛玉望着窗外。
汤姆皱了皱眉,没有动怒。他上次动怒的成果现在还尝着呢。
记得自己拒绝了她回中国探亲。那是怕她被不怀好意的人埋伏了,他说等有空抽身陪她一起。况且看她家里人也并不都是真心待她。对自己的微辞和巴结也就算了。还有那个宝玉。让她一个人回去实在不放心。不如说除了自己,谁陪同他都不放心。
看,她又在写信了。自己要不要把那些猫头鹰处理了,就说实验意外?
不行。走神了。现在该担心的远不是这些。
看了看黛的侧脸,松了口气,似乎没有要哭的样子。
他们一起望着窗外的雨点。
很久没有这样看过雨了,两个人。

当初在霍格沃兹的时候,黛总是一个人在公共休息室,望着窗外。从湖底往上看,有时会有巨乌贼飘过。幽暗的水光打在她身上,纤细的身子仿佛会在下一个波纹中消失。那时她还经常咳嗽。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年轻的斯莱特林级长时常吃过晚饭就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看书,不怎么参加聚会活动了。
再后来,大家发现,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什么的就变成了两个人。他们不怎么交谈,只是偶尔,在巨乌贼和其他生物游过的时候,低声说上一两句。
再再再再后来,在舞会上,那个东方姑娘抿了抿唇,把手放到汤姆邀请的手上的时候,其他学院的同学们才反应过来,吹起了口哨。
再后来,就是顺理成章的毕业,订婚。
然后汤姆得到了教授黑魔法防御术的工作,数年后由于某些原因离开了学校,组建起了黑魔法研究协会。渐渐消失在人们视野里(但是出现在种种诡谲的传闻中)。
然后就是现在。

“那时候你还常咳嗽,像一张白纸皱起来,让人担心有一天你会把自己咳破。”汤姆打破了沉默,“我觉得药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卢修斯找到引子了。黛,那时会好喝点。”
黛玉的睫毛颤了颤。
这人,越来越孩子气。现在竟是隐隐来邀功么。但她的心也柔软下来。
虽然汤姆自己说离职是因为和邓布利多不合以及研究不便,她心里总是隐隐觉着和自己那几年病情恶化有些关系,总觉着自己是欠了他的。但这欠不欠的,独自纠结着也实在没意思,毕竟他们——
外人说的那些可怕的传闻,她是不信的。里德尔有着被黑魔法吸引的特质,或者说黑魔法本身像是被他所选择一般,他们契合,她能看出来。学生时期他们也曾讨论过这问题,生命魔法常常被视为黑魔法是否不妥,能救人的黑魔法又算什么,黑魔法的魔力流动本质等等,路过的拉文克劳听了也会忍不住大吃一惊。那时的里德尔说,目的才是终极,甚至追求终极本身就是目的。其余都只是代价罢了,而黑魔法只是手段。他们现在研究的东西,许多是延续了那些方向的。
他从未对她说过谎,一向是坦坦荡荡。偶尔向她描述新开展的实验时提及其中的手段(对兔子或人施咒等等)她会微微皱眉,他马上察觉,顿一顿说这很难避免,但你若确实在意,可以改。可以改,这三个字多么轻巧,又多么重。仅仅是她一个皱眉,那么多人受到影响。她沉默,然后摇头。只需要点头的善意,太过廉价和虚伪。
自己病情恶化的时候,他睡得非常少,陪在自己身边的时间很多,去研究魔药和治疗魔法的时间更长。听说组织里停下了其他诸多课题,都往这方面靠。现在她的身子渐渐调养好,似乎也没有学生时期那么多愁了,是要谢他的。
圣芒戈里几个新疗法,也是这个研究组织传出去的。老院长费了诸多心力才得到,嗯,付出了许多代价,比如珍贵的材料什么的。比起治疗魔药,治疗魔法已经许久没有过进展了,反而被遗忘的倒是越来越多,因为研究这方面少不得一些痛苦的实验。而巫师界目前追求政治正确正义正当到了几乎病态的程度,几十年没有人在这个方向研究了。组织在医学界的声誉比起其他地方要高出一些,虽然不多,因为知情人很少。老院长在这方面,比起那些要是知道从这个组织引进技术——哪怕是能救人的新技术——也会跳脚的新医生,开明多了。
里德尔。里德尔。她那时是这么叫他的。唯有舞会那一次由他哄着叫了一次汤姆,看着那人的笑容自己羞得挣脱他的手跑回了寝室。之后依然是里德尔。
他待她是真心好的。她都知道。也不是耍小性子置气。但是——
她没有忘记被那支魔杖指着的感觉。
那支魔杖,为她点亮过图书馆暗处的书脊,为她变出过不算精致的窗花剪纸,为她除去过夹袄上的雪珠,为她挡住过不怀好意的恶咒,为她举起过,也为她放下过。
唯独没有对着她过。

但数日前,这个“没有“消失了。

他们原来好好的。
组织那边实验很顺利,天气很好,黛玉的身体也很好,他们二人准备出去走走。
不知是谁提起了贾家。是她吧,汤姆从来不愿意主动提起那边。只是这好春光让她想起了在家中一众姊妹一同赏花的过去,甚是怀念,本来没想着回家,这些年过去大家也都四散天涯,聚在一起太不容易。但她越说越念旧,欢快地讲述着当时的场景,“若是那时没有来英国看病,我们几个说不定……”突然咳嗽了起来。
汤姆停下脚步,看着她咳得弯下腰,冷冷地开口:“如果那时没有来英国看病,说不定你现在连怀念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他们都愕然。
她知道里德尔只是气自己把他放在那么便宜的假设里,只是没想过他能说出这样的气话。死亡这件事,他们从来都避及。
汤姆先慌了神。然后便是一步错,步步错。
她强笑着开口:“我不过是想回去看看,你便要死要活的了。”
“回去看什么?”他轻声细语,“回去看谁?写信不够么。”
他看了她的信。她蹙眉。
国内动荡。贾家安顿下来后,宝玉终于有时间给她写信,一时间仿佛回到过去,里面时常还夹着宝钗的字迹,嗔她不回来看看,讲起家中姊妹的事儿。她养病,闲着无事而里德尔又忙,近来盼的就是这往来书信了。
汤姆察觉,想辩解自己只是见猫头鹰腿上的信松了,想帮忙系紧时不小心看到的。然而不是时候。不是现在。但是也没错,他拉开柜子看到半数落款宝玉的信时,是起过许多不可说的念头的。但他没有做。
看着黛皱眉移开目光,他觉着他们之间越来越多的误解扭曲堆积着自行膨胀着要撑出这间屋子。
那时也下着雨。雨点打在窗上。就像多年前地窖的公共休息室,黛立在窗边,他不伸手的话仿佛就要消隐在雨丝中。那时黛不是他的。现在呢,黛依然不是,她随时会飞走,会消失,会让他的人生沉入深渊,那个深渊没有地窖,没有她。他究竟在和什么争啊。那么急切。那么愚蠢。那么狼狈。那么渺小。
然后他失去了控制。
他爆发似的说了许多。像是不会让她离开。他不允许。像是是他救下了她的命。像是他随时可以让那个家的人的命运改写。等等。不愿意回想。
多么愚蠢,多么狼狈。他说着威胁的话,却显得那么可怜。
窗户不知为何震开。雨打进来。
啊。
明明她才是纤细的,被胁迫的,无力反抗的,被雨淋湿的那个。
为什么仿佛湿透的是他呢。
黛只是站在那里。望着他。不再开口。她平时随意的的反讽都能刺痛他,现在他自己竖起了千块靶子,她却不动。神色无悲无喜。
汤姆宁可她悲悯地望着自己,虽然这会让他非常恼火。但是现在他好像要碎了。
黛摇晃了一下,转身,扶着窗台立在雨里,不再看他。
他要失去什么了。这场雨里。
他要失去黛了。
因为他的愚蠢、自负和失控。
他必须做点什么。他必须让黛不要站在雨里了。她会病的。哦,她本来就病着。她总是病着的不是么。但是他必须让雨停下。他必须让黛走出来。
于是他茫然地举起手臂。
黛玉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个。
眼眶里的泪震惊着,没有落下。
“你要对我——一忘皆空?”
他们讨论过魔咒的起势,甚至编过一本小册子,探讨从每个人的习惯性手势中分析他们即将施展的魔咒的可能性,以及某几个魔咒的施术动作的修正。
遗忘咒是其中一个。
她没想到会在这里认出来。
她闭上眼睛。

然后什么也没发生,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汤姆已经走了。
纳吉尼游进来,拍着尾巴把窗关上。给她带来了干燥温暖的毯子。
汤姆连着两周没有出现。



那已经过去三周了。
黛把视线从窗外的雨上收回来。瞥了眼桌上的糖。又回到了信纸上。
她开口:“你这人,便是现在,也不忘把他的名字消掉。”
那信纸上随着墨滴消失的还有宝玉的名字。
汤姆猛地回神,确认了黛玉轻声在和自己讲话。他没注意之前消去墨滴时额外做了什么,大意得很。
“之前的所有事,对不起。”他道歉,简短而诚恳。连自己都觉得不够。
黛玉本就没打算再生多久的气。他们还有那么长的时间一起,不该都在生气中度过。但他这次,确实过分。
他在想什么啊。对她举起魔杖,对她使用遗忘咒,会把他们多年来搭建起来的所有信任一下子击溃。那次争吵之后的三四天里,她都梦到自己在数个梦境之中,每一次都发现自己的记忆被改动,被清除,咒语那端是里德尔模糊的面孔。那些晚上她睁着眼睛,再也无法入睡。她怀疑起至今为止的人生,究竟是不是虚假的记忆,都操控在他手中。那些夜晚令人窒息。

汤姆叹了口气,举起魔杖,闭上眼睛,保持了许久,深呼吸了几次,然后说——
“呼神护卫。”
一条银色的蛇从氤氲中出现,游弋在空气里,嘶嘶地呢喃着,游到她的手边。
黛玉呆立着。她想伸出手,想摸一摸,又缩回手。她不是在怕蛇。她不是在怕他。她……
不知所措。
身后传来的声音闷闷的,说维持不了多久了。里德尔不知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她没有躲开。
小蛇变成银色的雾散去。
回过神来,黛已经扑进了怀里。她抖动着肩膀,小声呜咽着。弄湿了他的袍子。而他想着袍子上有雨水,她会着凉。他环抱住小小的黛。
不敢用力,她那么小,那么温暖。那么真实。
他不懂爱。不会爱。
但他想了解她。

他把装着时间转换器的锦囊递给了黛。
他看着黛的眼睛,说想过用这个来改变他做过的事。
但是这和用遗忘咒有什么区别呢。他知道黛会生气,哪怕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哪怕连生气的原因都不曾发生。
他知道她会知道的。
何况他没把握。这个时间转换器是半成品。不要说半成品,完成品他也不敢试。他怕黛离开。他更怕这会伤害她的健康。
他也坦白如果黛要走,他会跟着她一块儿回到中国,他不会放手。
但是他无法保证自己永远不会用。所以他把它交给她。但他无法把自己施展遗忘咒的能力也交给她,何况类似的做法不只这一种。
汤姆看着黛,说他也无法保证自己永远不会对她施咒。如果真的无法挽回,他会的。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他可能无法阻止自己。
黛玉看着这个人,坦白着自己无能为力的事物。
他们之间不会有永远不会对对方施咒的承诺,也不会有全身心的信任。
但是没有关系。
没有关系。
黛靠在他怀里。
窗外的雨还在下。
“里德尔。”
“嗯。”
“汤姆。”她把脸缩在他怀里
“……嗯,我在。”
“下次想法子把太妃糖加进药里。”
汤姆蹭蹭她的肩:“好。一起。你也该回来加入研究了。”
“嗯。”








Fin.









ooc了对不起!!!………
总之总之一切都对不起orz!………
提笔之前是想写关于时间转换器的梗的,tom换着法子道歉什么的…
不知道为什么写到中间突然就变了……
啊好奇怪啊怎么想tom这么过分黛都不会原谅他啊要怎么才能让他们和解啊好捉急啊我不要be啊啊啊啊啊…
守护神咒梗是因为前两天推上看到说西弗勒斯是唯一能召唤出守护神咒的食死徒因为他爱着lily。
大概暗线就是汤姆这几周一直焦头烂额不知道怎么办干脆跑去找邓布利多学了下守护神咒没想到他这浓眉大眼的也能召唤出守护神啦(吓到阿不思了啦你!……(想着黛就能召唤出守护神,多酷,想哭!(虽然练度不够不能维持很长时间orz
能使出呼神护卫的黑魔王!拉风!!
(其实可以想成tom几次都呼神护卫不成功哎呀老尴尬了然后偷偷转了时间转换器多练几次(不
能当上黑魔法防御术教授也是因为学生时期黛的出现…阿不思没有那么强烈反对tom了……
名字是随便起的……
想不出卢修斯和汤姆民主的上下属关系的相处模式…所以就设定高压政策了orz(不是伏地魔的话,卢修斯怎么叫他,“tom”?我敢写卢修斯不敢叫啊orz…“先生”?有点奇怪。“老大”?会被打的吧喂!
保留了黑魔王的称谓……嗯……魔法界全都叫他tom似乎也很奇怪……
喜欢聪明黛和聪明汤一起拉文克劳式讨论东西的场景!喜欢!
想着tom要是没有变成伏地魔,有没有那么万分之一万分之一的可能,走上另一种不那么黑的黑道……从刁钻的学术角度(不
以上就是这篇战战兢兢没头没尾的故事……
总之……
谢…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P.S.表白老板太太哀太太沉影太太朱否太太以及所有所有伏黛太太和一起嗑伏黛的孩子!
你们都是天使!
( ≧Д≦)

评论(3)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