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ce和遥远的她

冲神/AT/伏黛/小英雄

【轰出】温泉旅店的可选项(一)


*今天就是要亲绿谷。
*依然是两人告白之后的时间线。
*是非常、极端、诡异清纯的交往(喂


1-A班的集体出游。
晚饭时间,在包下来的大厅里,大家玩开了。
喝了两瓶含酒精的果汁,有点醉意的八百万在接龙游戏那一桌,每听到一个词就捂嘴笑着变出来相关的东西。玩了一个多小时有点累了。
上鸣:诶诶,不管什么词都变出印着那个词的套娃也太犯规了。
八百万:不行,太晕了……
尾白:休息一下吧。
梅雨:啊,小上鸣不要闹她啦。
芦户:哇这是什么(接住掉到怀里的小东西)梅雨的小玩偶吗,真可爱!八百万还能再做两个吗?
八百万:这个没问题喔!
梅雨:…………

爆豪和切岛那一桌打起了扑克。
时不时传来劈劈啪啪的爆裂声和笑声。

和其他客人学起了武术的丽日,严肃地对着空气挥拳,时不时传来唰的声响。饭田和绿谷坐着鼓着掌。叶隐拍着照准备发给丽日的妈妈。

轰坐在还没收拾掉饭菜的饭桌边,看着大家玩闹。因为有事迟到了的常暗、砂藤和耳郎在他边上等着重新加热的饭菜。之前轰帮他们留着饭菜。

到这里之后都没和绿谷说上话呢。
除了在来这里的大巴上。
绿谷靠着窗玻璃睡着了,车子颠簸了一下,在他迷迷糊糊感觉不妙的时候,头撞上了什么。没有意料中的坚硬冰凉,不是玻璃。
是轰的手。
绿谷抬头对上轰的眼睛。被揉了揉头发。
“继续睡吧。”
“嗯……”稍稍伸展了一下身子,安心地闭上眼睛。
轰把目光移向别处。却感觉到肩头一沉。
绿谷换了个方向啊。
那是轻轻的,终于下定决心的、带着点试探和紧张的依靠。
轰尽量地放松自己和自己的肩膀。
感受到肩头的份量逐渐加重,是绿谷重新陷入睡眠的征兆。
被依靠的感觉真好,即使只是……
轰有点恍惚了。

告白真是太好了。



大厅的门被拉开,新来的店员探头进来。
“请问有哪位客人抽到了42号吗?之前说的特别奖开奖啦!”
绿谷突然抬起头来,隔着远远的半个房间,视线落在了轰的身上。
对上了轰的视线。

糟糕,这不就被发现了嘛。
一直在望着绿谷。
但是轰没有移开目光。只是点了点头。

绿谷举起左手晃了晃,眼睛弯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轰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
啊,那是开饭前绿谷递给他的抽奖带子,纸质的,可以环在手上。绿谷帮忙散发这个,发到轰的那个时候,也是这样眼睛弯起来笑。
让人移不开目光。
轰拿下来看了看,写着42。
绿谷记得啊。

常暗:恭喜,轰同学。听说这家旅店的新年特别奖很有意思。
耳郎吃着天妇罗抬起头来:刚才进门听老那边几个大叔讨论,很神秘的样子。唔嗯——这个真好吃啊——快去吧轰同学。

轰站起来,大家从游戏中抬起头来喊着“祝贺你啦!”“领完了回来告诉我们啊!”“路过贩卖机的话能不能帮忙带五罐橙汁回来!”
绿谷也挥了挥手。
正好要去厕所的上鸣推着轰出了门。

“恭喜这位客人抽中了本店新年的特别奖!麻烦您跟我到老板娘那里去领奖吧!”
轰跟着服务生到了三楼的某个房间。

温泉旅店的老板娘是一位老婆婆。姓尾崎。
说是新年特别奖,其实和她的个性有关。
——「选择预见」。
可以让指定的人在短时间内能看到自己对某些事作出不同选择的结果。
听起来很强大,就像预知能力一样了。但是并不靠谱,在缺乏情报的情况下是时常不灵验的。运行的机制可能还是当事人自己脑内的推断。
她也一直调侃自己这个个性就是强化了想象力的白日梦能力。
不过意外的,偶尔很好用。许多没有被当事人本人注意到的信息会自己综合起来,那些会对这件事造成主要影响的已知因素……最终推导出八九不离十的结果。偶尔。
在和丈夫一起在这里开办温泉旅店,也是依靠着这个个性渐渐在当地小有名气,才把店扩展到这么大的。
泡完温泉做个长长的梦,有什么更惬意的事呢。
但是过多依靠个性不好,而且旅店渐渐转交给女儿和女婿打理了,这个个性也就偶尔当成特别奖送给客人了。
抽到过奖的客人们都会来道谢,说是度过了很棒的一次旅行。

这次的客人是一位少年。
“有什么烦恼吗?”尾崎问。
少年望着她,不置可否。
尾崎笑了起来,“那么,听完解释之后,您愿意接受我的这份小小礼物吗?时效也就几个小时而已。”
轰点了点头。道谢。
尾崎在他掌心画了个十字。

走回一楼的时候,轰听到了脑内的选项。
是直接回房间呢,还是回到大厅,还是去走廊尽头的自动售货机那里?

轰想了想,向自动售货机走去。
好像有谁拜托他买几罐果汁———

在贩卖机边上,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绿谷撑着膝盖贴近自动贩卖机,仔细地读着上面的文字。
「浓缩梨汁……好像不是这个…...」他碎碎念着,「丽日同学推荐的那个的包装…她说好像没什么特点,但这样一想每个都很有特色了啊……饭田同学要的椰子汁倒是很好找…买凉的还是买温的呢…泡完温泉冒着热气来一杯冰凉的果汁是很棒,但是太凉会不会肠胃不舒服啊……上鸣同学也说要几罐橙汁来着,应该是要凉的吧……」

他的指尖在各个商品前依次滑动。
被另一只手覆盖住了。
有点烫。

轰站在右侧,微笑着望着他。

说起来,他们俩在正式交往以后,其实,回想起来,日常交往里,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啊!
不要说什么亲昵的举动了,连牵手都没有过啊!

哦,如果算上上次战斗训练和轰一组对战相泽老师时,自己拉住轰的手一把把他甩向远方那次,也不是没有牵手过。
但是把那个也算上的话总觉得输了。绿谷想。
按照之前两人商定的计划,轰应该趁此机会——视角旋转难以被锁定,并且能搜寻可以阻断实现的障碍物——发出冰壁阻断相泽老师的路线,然而不知为何轰的动作迟了有半秒还是一秒。
然后他俩就被相泽老师五花大绑扔在地上了。虽然后来又狼狈地挣脱,继续在工厂场景内战斗……
课后还是被相泽老师训了一顿。
轰君也摸着鼻子道歉,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移开了目光有点发烫地点头。
(相泽老师:盯——)

「轰……轰君也想喝热牛奶吗!啊哈哈,啊哈哈哈哈,那我帮你一起买好了!轰君要几罐?」绿谷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被按住停在罐装牛奶按键的手上,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谢谢,不过我要咖啡好了。」轰轻轻握住绿谷的手,移到了往右两列往上一行的罐装咖啡,按了一下。
绿谷觉得那一下仿佛按在了自己的心脏上。
食指从压力中恢复过来,有点酥酥麻麻的。虽然轰君把手收回了,但自己手背上的热度减退的速度也太慢了!………

而且,这……这里……走廊尽头拐角处的自动贩卖机,正对着关上门的后院,今天是阴天有点凉,有名的花树也没到开放的时令,所以也没有人来……
附近……这不是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独处了吗!
绿谷觉得喉咙有点干。
但他完全意识不到面前就是一台饮料的自动售货机。对绿谷来说这个东西的定义在刚刚被临时改写成了「轰君把他的手放在我的手上按了一下的长方形大铁块」。

「绿谷?……怎么了?」
自己是不是有点过火了。——仅仅是抓起交往对象的手在自动售货机上买了一罐咖啡的轰焦冻烦恼了起来。

被从空白中惊醒的绿谷突然挺起背,机械地操作起自动售货机来,按键投币弯腰拿饮料一气呵成,是顾客中的豪杰(划掉)。
因为买了很多罐,一时间不好拿所以摸索了很久。
绿谷弯腰的时候露出的脖颈。
轰垂下目光。

感受到自己衣领有什么异动,绿谷抖了一下。意识到是轰君在帮忙整理有点乱掉的领子,放松了下来。
轰的手指留恋地,放开了绿谷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衣领。
因为轰君的手指一次都没有碰到自己的脖子然而一直保持紧张的绿谷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

绿谷抱着满怀的梨汁、椰汁、牛奶、咖啡、橙汁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正想说轰君我们回去吧。
视线突然被阴影笼罩。
轰……轰君……?

轰左手撑在自动售货机上,右手轻轻捻起了绿谷颈边的一缕头发。
指尖划过脖子的时候有一丝凉意。
接着那份触感在以那一圈皮肤为中心猛烈扩散开来。绿谷差点腿一软。

自……自动售货机咚!?
不不不不对这么看下去一定是那个发展吧啊啊啊啊啊怎么办但是自己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不过要说不想肯定是骗人的轰君为了迈出新的一步一定也思考了很久吧啊啊好紧张不过手里抱着的饮料罐该怎么办啊待会儿要不就直接丢地上吧不然和轰君之间隔着一大段距离也不好继续……哇啊我在想什么啊要继续什么啊但是奇怪的有点期待是怎么回事现在脸一定开始烧起来了吧啊啊啊啊好害羞啊可是我一定要坚持轰君都这么努力了我不能辜负他的决心说起来轰君他……

用力拍了一下自动售货机吓走了绿谷头发上的大只甲虫的轰,此刻在想什么呢。
——不知道绿谷怕不怕这种甲虫,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另外绿谷的头发看起来该剪了啊……垂到脖子这里不会痒吗。这里就用「咦突然发现绿谷你的头发应该剪了」来蒙混过去吧,不要让他知道虫子的事好了。
轰的嘴角微微上扬。做好了决定浑身舒爽。

绿谷视角:
背光看不清神情但是轰君刚才是轻轻笑了起来吧,要来了吗要来了吧这是要来真的了吧……好,好的,我准备好了,我我我准备……再让我准备一下啊!
绿谷闭上眼睛。

啊。得帮绿谷拿一下罐子才行,这么多饮料一定很重吧。
把视线从绿谷的头发转移到怀里时路过了他紧闭双眼的脸。微微颤抖的睫毛。
绿谷的睫毛真长啊……从这个角度看……而且灯光的原因投下的影子放大了睫毛的每一次颤动…
压住突然的心动。
等一下,绿谷这是怎么了。
后知后觉的轰审视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自……自动售货机咚?!

在过去的某一天。
丽日在某一次午饭趁着同桌人都去买饭了还没回来的时候,用力把餐盘放在轰对面的桌子上,坐下。
「轰同学和小久进展到哪一步了。」
轰挑起荞麦面的筷子停顿了一下。
明明还没有告诉班里的任何人,丽日的观察力真是可怕。还是说对于绿谷的事情会有额外加成呢。
「本垒?」
轰突然噎住。放下筷子。
「我想先一步一步来。」
「等一下…看你这个表情……不要说接吻了,搞不好连牵手都没有过吗?!」丽日拍了一下桌子,汤溅出来了一点,但她面不改色地拿纸巾擦掉了。
「牵手是有的。」轰想起了上次对战相泽老师时绿谷拉住他的手把他甩出去。
「请不要露出甜蜜的笑容——」从桌下传来丽日闷闷的声音,在擦拭溅到地上的汤汁。
「——虽然想这么说但是你这家伙确实也没露出什么表情……」坐回来的丽日愤愤地戳着荷包蛋,「你不会是把上次战斗训练算进去了吧。」
「那样不算吗?」轰回想起来,那次丽日和常暗对战午夜老师是第一战,之后他们就一直在显示屏观看其他人的战斗了啊。所以知道也很正常。
「那样能算个大头鬼啦!」丽日吸起了果汁,因为太用力,包装袋都瘪了进去。
「至少在学年结束前,达成接吻啊!」
于是接下来,丽日在大家拿着托盘走回座位的短短时间内,向轰传授了如何制造两人独处和接吻契机的各种常识。
包括「壁咚」「地板咚」「床咚」等等。
轰在脑子里写着笔记。但不知为何一直没有用上。
「对了丽日。」
轰突然打断了丽日的传授,对此感到不解的丽日歪了歪头。
「你的果汁是在哪个窗口买的?绿谷今天帮嗓子不舒服的饭田代理了班会,应该会渴吧。」
而且远远望去端着盘子向这里走来的绿谷盘子里也没有买喝的东西。
丽日看着眼神真挚的轰,默默指了指食堂门口的角落。看着轰同学站起来离开。
也许放任他们按照自己的节拍来也不错……?继续吸着果汁的丽日想。


直到现在。
轰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创造了一个怎样的契机。
可是这不是壁咚,是自动售货机咚!?在微妙的地方产生了偏差。这样也可以吗?
悬浮在天空中的丽日比了个OK。
看着怀里(。)闭上眼睛微微扬起脸来的绿谷。
轰深呼吸了一下。
慢慢俯下身子,靠近。12cm的身高差,是刚好接吻的距离。

感受到轰的呼吸接近(其实轰屏着气,但是人靠近还是有热量存在的),绿谷的眼睛微微睁开。
啊,轰君在逆光下的身影真是好看。
绿谷赶紧比之前更紧地闭上眼睛,但是头微微抬起,和之前紧挨着的自动售货机之间有了空隙。像是迎上去一样。

就在即将相触的一刻。
两人都听到了走廊上传来的脚步声,和上鸣电气抛着硬币的嘀咕。
「嘛,猜拳输了又轮到我来买饮料,今天太背了。不知道绿谷去了哪里,这么久没回来,是不是忘记要买饮料了…」
虽然自动售货机在走廊尽头的拐角,上鸣并不能看到他俩,不过这段距离说远也不远,很快就走到了吧。
避无可避。

绿谷心里夹杂着松了口气和微微失落的情绪,松懈了下来。睁开眼睛,望着轰想说好吧我们回去吧。

然后轰吻了上来。




绿谷的脑子里砰的一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绿谷出久不存在在这里。不存在在任何地方。
有那么一刻只剩下轰和他交换着温度的那部分,还存在在这个山区里的温泉旅店的长廊尽头拐角处的自动售货机前。

忍不住抓住了轰的衣领。
踮起脚来。

怀里的饮料罐子顺势滑下,轰挥下右手在脚下形成小小的冰滑梯把罐子都聚集到角落里,然后微微颤抖着重新抚上绿谷的脸颊。

他试着舔了舔绿谷的嘴唇。柔软的,在碎碎念的时候一开一合看起来让人心动的……
然后绿谷犹豫了一下,也轻轻、试探地伸出舌头,在轰的嘴角舔了一下。
轰托住了绿谷的脑袋,加深这个吻。

砰地,两人一起撞上了自动售货机,发出了些微的声响。
但是听不到。
去他的。

绿谷在怀里。

轰君在…和我接吻。

其他东西都去他妈的。





抓着衣领的手。
踮起的脚尖。
被反握住的手。
被温热的手托住的后脑勺。
交错的呼吸。
笼罩的阴影。
睫毛颤动的声音。
微微的喘息声。
缓缓从后脑勺,抚过颤抖的背脊,移到腰间的手。
因为失去了支撑和有一点缺氧,忍不住微微后仰想要得到喘息的机会,却因为腰被牢牢握住而无法逃开的窘迫。
轻轻抬高,环住脖子的双手。
加深的吻。



绿谷抓着轰衣领的手。
绿谷踮起的脚尖。
绿谷被反握住的手。
绿谷被轰温热的手托住的后脑勺。
两人交错的呼吸。
笼罩的阴影。
绿谷睫毛颤动的声音。
两人压低的喘息声。
轰缓缓从绿谷后脑勺,抚过绿谷颤抖的背脊,移到绿谷腰间的手。
因为失去了支撑和有一点缺氧,忍不住微微后仰想要得到喘息的机会的绿谷,却因为腰被轰牢牢箍住而无法逃开的窘迫。
绿谷抬高,环住轰的脖子的双手。

加深的吻。


上鸣疑惑地走到转角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情景。

上鸣:?!
上鸣:我做错了什么吗!
上鸣倒退着,倒退着……遇上了也来买饮料的尾白。
上鸣:那边的自动售货机坏掉了。我们去浴室门口那个吧。
尾白:坏掉了吗?可是晚饭前还好好的啊…
上鸣:真的坏掉了,我已经打上面的电话让师傅来修了!记得告诉大家都别来这边这个白跑一趟了啊!走啦我们一起去浴室那边买饮料吧,能不能帮我拎一点啊?
尾白:好啊。

上鸣推着尾白向反方向走去。





而走廊尽头的自动售货机旁。
原本温热的椰子汁和冰凉的果汁挨在一起,表面浮现了颗颗水珠。

在这个普通的秋日傍晚,缓缓滴落在地板上。




Fin.



———————————————
第一次写吻戏好刺激(喂
大概这个小系列会有三四个小后续…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写。
不…不要太在意!总之就是一个千方百计让轰亲到绿谷的设定(。)

下一次是轰选择回房间或者大厅,然后和大家一起去后山探险!
我都快忘了老板娘的个性这个设定了。
嘛,是的,做下一个选择的时候,这一段自动售货机的经历就会清零了。轰的记忆会保留。
有点像十二大战里子的能力设定,尝试过100种可能性后选择其中一种落实。但是在其他99种可能性的世界里做过的事也会留下一点点痕迹,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更像是被抹除了。
总结一下就是——
「当然是发生在你脑子里的事,但为什么那就意味着这不是真的呢?」阿不思曾经这么说过。(逃

要说对不起的对象,是上鸣。
对不起,上鸣!………(土下座)

评论(9)

热度(95)